心理变态者

【SK】破戒

自己都被自己甜到是不是不太对w


大野智随父亲自湖上打鱼回来的时候,看见家里多了一个唇红齿白的男孩子。


这小人儿怎么就可以这么好看呢,比村里最受欢迎的小姑娘还好看。大野智怔住了,一时间就忘了说话,只是呆呆地望着人家的脸。


那个男孩子正在不慌不忙的剥莲蓬吃,两只光脚丫把木屐一踢,连带着露在外边的半截莲藕般嫩生生的小腿,在空气中一晃一晃的,并没有半刻斯文的时候。


直到大野智的母亲推了大野智一把,小和是客人,你怎么就傻站着不去招呼招呼?


那男孩笑笑把剩下的半个莲蓬递过来,我叫二宫和也,你呢?


我叫大野智,他闷闷地应声说,好像怕被看出什么似的,连忙低下头挖出一颗莲子塞进嘴里。


晚夏是莲子刚成熟的时候,微苦中带着清甜,莲叶的香味在大野的嘴里盘桓了好一会儿。



 

二宫是被家里送来做和尚的,这边的民风流行让小孩做和尚,不是因为有多虔信,而单纯因为和尚是一份稳定温饱的职业。在庙里只要打扫和念经就可以跟着吃斋,碰到做法事还有额外收入。等过了几年有了积蓄,从庙里出来的也有不少,还俗娶亲,置几亩田地,安居乐业。


县城大点的寺庙是很难进的,那里香火络绎不绝。一是相貌要好,二是声音要脆。二宫的舅舅回家探亲说这孩子是个好苗子,可以去县里的寺庙试试。一是二宫身体的确也单薄,从小到大生过不少病,将来要在地里做活一辈子,二宫母亲是心疼的。


于是被先送到大野智村子里,跟着二宫的舅舅,也就是大野智村里的小庙的住持,学习识字和经文。晚上就歇在大野智家里。等学的差不多,就送到县里去参加遴选。


二宫的头发还是大野母亲给剃的,新剃头的二宫露出青青的脑袋,穿上崭新的直裰,衬得肤色越发的白皙。只可惜了这么一头好乌发,大野在心里叹气,暗自从地上藏了一束青丝到手心里。


那一小撮头发戳得手心痒痒的,大野一气跑到空地里,嘟起嘴吹着掌心的发丝。松松软软的黑发呼的一下像蒲公英般,在空气里蓬开来,消失在怡人的秋风里。




原先大野母亲还担心大野智性格沉闷,和二宫玩不到一起,其实根本是没有的事。过了最初的羞涩后两人就时常结伴出去。因为二宫有时会晕所以大野把船摇的很稳。和水接触不多的二宫明显有些兴奋,坐在船头用手去弄水玩。


你不会水当心别掉下去了。大野智略带紧张地提醒说,又指着突然落到船舷上的黑色水鸟,这是我家的鸬鹚。


黑色的大鸟歪了歪脖子看看大野又看看二宫,突然献宝似的吐出一小堆银色的鱼来。看得二宫直拍掌。


入夜是二宫每日做功课的时候,即使白天没有学习晚上也得做。先是写字,每天抄一段书,三字经、孟子之类,大野有时技痒了会写上一张,二宫惊奇这个渔夫的儿子写字居然这般好,索性常常央他帮自己临摹作业。因为水平差太多被发现了,两人都被二宫的舅舅用戒尺敲了脑袋。


二宫虽然写字不好,念经却是好的。他记性好,嗓子又清甜,临睡前都给大野智这么背上一段像唱歌,大野觉得连晚上睡觉都变得安神静气起来。



 

很快一年快过去了,到了莲花盛开的时候。二宫也快到寺庙遴选的年龄了。


如果我通过了就一直得住在庙里了,二宫有些落寞地说,用眼偷偷观察着大野的表情。


大野:没事,去县城走水路方便,我隔几天就划船去看你。


二宫:讲真?


大野:讲真!我们拉钩吧,拉钩你就信了。


二宫:你还记得我第一次见你给你莲蓬吃吗,你说那莲蓬好不好吃。


大野:好吃,可是现在还不到莲蓬熟的时候。


二宫:傻瓜,但是现在可以看莲花呀,你带我去。


就这样大野被逼着带二宫去看莲花。


水乡种莲藕和莲子的多,湖边的莲花一大片一大片的。今年天气暖的早,好多已经冒出了尖尖的骨朵,也有已经半开的,不是那种艳红却是粉嫩嫩的,也别有一番青涩的风味。


二宫随手摘了一片荷叶举在头顶遮暑气,用手拨着周围那些疯长的荷叶。后头划船的大野却不看花只是看立在船头的二宫,想着这人怎么可以这么好看,像是传说中的荷花童子,简直可以入画了。


不知怎么大野想起西洲曲里的句子:


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青如水。

 



二宫去县城那天是大野送去的,三天后,打县城路过的人带来消息,二宫已经被选上了。过几天后回来收拾行李。


大野怎么还按捺得住,第二天就划船北上去接二宫回家了。一路打听到寺里到底还是怯了,大地方的庙宇和他村里的不同,连围墙和门槛都那么高,柱子和大梁是上好的松木。香客们进进出出,不乏大户人家的小姐太太。大野在人群中一顿钻,终于看到了在后殿吃粥的众和尚。


嗬,真是了不得的场面,清一色的光脑袋和天青直裰,大概有上百号人,奇的是这么多和尚吃粥居然不发出一点声音。还有个老和尚在巡视。


到底还是二宫先在人群中看到了大野智,明显是很惊喜的样子,却又对大野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他慢条斯理的喝粥速度明显加快了,不过走之前并没忘了先向老和尚行礼。


二宫跑到大野智跟前拉他的手。你怎么来了?


大野说,接你回家呀,不是要收拾行李吗,如果还不能回去我在城里暂时住一晚好啦。


二宫说不用了我找监寺说说看,跑过去不知说了什么甜言蜜语,连那老古板的脸上竟也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二宫回来时道,可以了现在就出发吧,两人一直说说笑笑走到船上,大野还是没问完二宫寺里的事情。


大野:你在庙里还住的习惯不?


二宫:住的地方每个人单分到一间房呢,也很干净。就是要早起,不太习惯。


大野:多适应下就好了。对了,你们刚刚吃粥居然一点声音都没有。


二宫:有一点声音,老和尚就用戒尺在你头上来一下。不是我舅舅打我俩那种开玩笑的,听打的声音就是来真的。我可不想吃他的打。


大野:大的寺庙里有好多清规戒律吧。比如,比如不能做大人做的事情什么的。


二宫:也不是哦,好多人都还俗娶老婆了。我们方丈没还俗也娶了小老婆,据说很漂亮。


大野:你见过?


二宫:怎么可能见到,她在专门的绣房里,吃用都特别讲究,这些都是我听说的。


话讲到这里,二宫才发现大野特地绕了点远路,船又驶进了那天他们玩耍过的荷花里。他禁不住暗暗发笑,逗弄大野智道:呆子,你知不知道庙里的漂亮和尚,都特别受那些姑娘们欢迎的?


大野也想起了那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香客,脸上明显带了点不高兴的神色,又不敢说,委委屈屈的。


二宫又滴溜溜地转了转眼,才把大招放了出来:我将来还了俗,娶你做老婆好不好?


大野智平常一直睡意朦胧的眼睛倏地睁大了,他急匆匆要点头,又觉得哪里不对劲,连嘴都嘟了起来,两颊都是鼓鼓的。不要,我不要做你的老婆,他小小声地嘟囔。


这也不要,那也不要的,你到底是要怎样?二宫小狐狸已经乐不可支地踢起了脚丫子。


大野智急了,索性把桨扔到一边,直接用嘴堵上了那张喋喋不休的薄唇。


一时间莲丛里栖息着的水鸟,都因为害羞而扑棱棱地飞到别处去了。


Fin

ps:汪先生对不起【你们是不是觉得和尚梗哪里有点熟w


评论(11)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