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变态者

【SK】预见未来


二宫又做了同样的梦:自己坐在街边的长椅上,耳里塞着耳机,柏油路面蒸腾而起的暑气使一切带上了暧昧不清的光影。当眼前有着温顺刘海和眼眸的青年经过的时候,二宫身旁的汽水罐由于高温导致瓶内气体不断膨胀,终于喷溅出来,又恰好溅了路过的青年一身。


二宫连忙起身道歉,并表示自己家就在附近,两人身形又差不多,方便的话可以拿自己的T恤赔偿。出乎常人的反应,青年非常好说话地和二宫回到公寓交换了T恤,并且给了邮件地址,让二宫之后把洗好的衣服再送回来。


这就是二宫和大野智初次相遇的故事。



 

二宫在晨光中睁开了眼睛。只有二宫自己知道,这不是梦境,而是十天后的暑假,百分之九十八概率会发生的事实。能够洞悉未来的二宫,认为自身早已超越了凡人的范畴,但是生性谨慎的他,只是独自怀揣着这个秘密,并以此顺遂地度过现下以及未来的人生。


与其说是梦境,不如说是「方法」,即先设定一个具体的目标,再将其肢解为无数细小的步骤,求得目标以高概率得以实现的方法。二宫的大脑类似一个不断录入和处理着极其庞大数据的计算机,在数据的基础上测算出各种事件发生的倾向性,并将最终的结果以具象的方式,也就是梦境,传递给二宫。


不知道这个超级电脑的运作方式,二宫会做的只是用自身的意志施与指令而已。就像只是凭空设定现实与未来的两点,大脑自会不断调整中间的回归方程,直至两点精密地对接为止。


二宫由此深信了,未来并不是宿命,而只是人类的造物而已。未来是由无数细小的选择导致的结局,偶然中充斥着必然。人类的大脑有着近乎无穷的可能性,然而普通人只能开发其中的百分之一二。


作为变异体,能够将所有事件操控于心的自己,无疑是「神祗」。想要之物皆唾手可得的神祗。


学生时期,通过自动分析老师的动作表情、课本习题的出现频率等数据,在考试前几晚总能事先梦到与小测的题目相差无几的考卷。中到五百万日元的彩票亦非偶然,只不过需要更为庞大的数据和更为精密的调试。在连续一个月扫完了数十年的彩票数据后,二宫发誓自己再不干第二遍这样累人的事。


这样的人生无疑是成功的,但也是无趣的。副作用是二宫不仅把物品看做是物品,亦把生灵看做是物品。总之一切不是自己的囊中之物,就是自己得到某物的中介和工具。


同龄人对自己的评价是冷漠和疏离。班级的学生欺负二宫,亦没有人阻止。不过一个月后,不知是否是报应,校内的两个团伙争夺势力,那名学生被揍到要转学的地步。企图欺辱自己的人,甚至难以在湖面掀起波澜,只有二宫知道,这不是偶然。


同样的,那个在大学校园里,总是四处写生并对周围的人都温柔微笑的青年,不过是二宫眼中一件无机质的美丽藏品而已。只要精心策划,他的温柔从此也只能属于自己。

 



开始只是模糊的画面,后来的梦境却越来越清晰。二宫甚至可以在放大的特写中,知道自己要在哪一家便利店购买汽水。汽水的生产批次。罐底的擦痕彻底定位了这罐汽水。公园附近的长椅。公园中左边是樱树,右边是电话亭的长椅只有那么一张。自己会在那里等待1个小时零5分,直到那罐本身就是残次品的汽水在阳光下慢慢变热。


然后,在当日下午的14点58分03秒,猎物会独自一人经过自己的面前。


二宫终于独自一个人坐在了公园的长椅上,耳里塞了耳机。分针慢慢指向58这个数字。


那个青年自街角走来了,二宫却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因为他并不是独自一人,在他身边还走着一个气势强大、打扮华丽的青年。当青年以夸张的S型步法快速经过的二宫面前时,汽水罐发出尖利的嘶声,划破了夏季闷热的空气。




 

华丽的青年看着被可乐糟蹋地不成样子的外套,漂亮的脸都扭曲了。他一把攥住二宫的领子,你怎么搞的,知道这外套要多少钱吗。而二宫因为打击过大,暂时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松润,这位先生又不知道他的汽水会突然爆炸的啦,这种事情不多见的,生性和平的大野智慌忙打着圆场。


二宫这才有点反应过来,这么大热天有谁还穿外套啊,凉凉地来了一句。


松本润刚放开的拳头又攥紧了,大野用力了好一阵子才把两人分开。


最后二宫还是出了一定的洗衣费,大野智才成功把他的朋友劝走了。



 

那之后二宫又使用了一次预知梦的能力,还是生生地演变成出糗。二宫把大野智归结为他人生中罕见的难啃的骨头,心灰意冷地不想再去触碰。可是在餐厅吃饭的时候,大野却自来熟地端着盘子走到自己面前,还笑嘻嘻地打招呼说:最近老是看到二宫君啊。


对了,翻来覆去的折腾至少让大野知道了自己的名字。但这也是唯一的进展。


偶遇是意外之喜,可惜二宫只能故作矜持:是啊大野君,碰到你后就没有过好事。


大野并不在意自己的冷言冷语,或许这人根本就是神经粗到读不懂空气,还是一味像撒娇的宠物般黏上来。自习课或者图书馆遇到了都会坐到自己旁边。还让二宫教他打手机游戏。


二宫眼看着事情像脱轨的火车般超出控制,索性把主动权全部交给了大野智。傲娇如他当然不会承认,然而这的确是异常新奇的人生体验。


不去计划,不去控制,只是看着事情自然而然地发展,并用期待的心情去迎接接下来的每一天。


在海边答应做大野写生的模特,却没想到大野刚放下画笔就是告白,说是第一眼就喜欢自己,因为觉得自己很可爱。


表情控制第一次失效,二宫猝不及防地落了泪,又说是被带沙的风给吹的。




 

两人只是简单地依偎着坐在海边。因为晕船的体验,二宫并不是太喜欢大海。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大海依然有着震撼的美,极目远眺海水的边际与天空融为一体。从来不知道海水的那一边有什么在等待着,因为那单纯是未知的诱惑。


大野却说自己还有事情要告白,不仅仅是喜欢二宫这件事。


nino、你想你的能力之所以对我无效,是因为我曾经也能够预见未来。


我主动放弃了使用它,是因为这样并不能得到真正的幸福。因为人生就是由喜怒哀乐构成的,只有一种色调便不能称之为人生。


我努力地去生活,努力去接受那些不好的事物,同时也对那些不期而遇的真、善、美心存感激。


海的那头,天的那边,有神明。或许神明只是在告诉你,靠人为地去强求只是伪造的未来。你看看头顶的青空,和足下的大海,人类在这样的广袤是多么的渺小,你还是觉得自己的能力接近于无限吗。



 

可是,智君,我想我做不到。


现在想来,我的能力不是没有出过小的纰漏,只是被我尽力地无视了。因为除此之外,我一无所有。没有亲人、没有朋友,不去依靠着某种东西,我就连我自己都不是了。


我只是被局限在三尺之内的伪造神祗,你若执意要把我从能力的牢笼中解放出来,我就只是个被夺取拐杖的蹒跚老人,亦或是尚在学步的懵懂孩童。


没有财富,没有聪明的大脑,没有亮眼的经历。失去能力我什么都拿不到。那样一无是处的我,又有谁会喜欢啊。



 

 

可是你不还是得到了我吗。大野紧紧抱住二宫单薄的背脊。


两个人、一起走下去吧。


去追随只是属于凡人的、小小的、微薄的。但是脚踏实地的幸福。



 

大野说谎了。他的确是不赞同说谎,因为你总是得用一个谎言去覆盖另一个谎言。然而这次的谎言,你也可以解释为他只是保留了一部分他知道的事情。


大野可以看见未来,不是像二宫那样操纵未来,而是确实地看见未来。


对他来说,没有众多的可能性,一切都沿着固定的轨迹缓缓运转。包括二宫生来有神力,又在某个节点,主动放弃了能力,也是早就被写定了的事。


现今的他看当下,梦中的他在未来。这座血肉凡躯,不过是连接两个点的桥梁,并无能力对任何一方做出改变。


这种能力异常残酷,即使知道也无从挽救,只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珍爱一样样消逝而已。幼时梦到自己的狗血肉模糊的惨状,把狗锁在狗屋里整整一天,锁却还是在傍晚脱落,狗冲出去却被疾驰的汽车撞死。


包括之后与至交的误会,高中时奶奶的病逝,那一样样无可奈何的事。


好的事情,因为知道了会发生,没有多少惊喜;坏的事情,因为知道了会发生,过早地就开始悲悼。


从前自己不爱笑,甚至想到过自杀。因为太过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直到接触了艺术,接触了大自然,那种局限在自己世界中的悲哀,才被慢慢解放出来。


雄性螳螂在交配后会为雌性所食,蝴蝶产卵后就会丧生,生物链上的万物好像都在冥冥中知道自己的宿命,却无论处在捕食还是被捕食的位置上,都能拥有如此娴静而美丽的姿态。


海的那头,天的那边,有神明。大野在向周围的人微笑的同时,也在向那冥冥中的神微笑。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要让我看到这些,我只是想安静而美丽的活着。努力的活着。


知道幸福即将降临,我会感激;知道不幸跟随而至,我也只是愈发珍惜那些逝去的事物。以前的自己太过愚蠢,并没有发现这只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而已。


直到21岁那年,在公园的长椅上看到狡黠的小少年。并在22岁生日那天,成功地在海边拉住了他的手。


虽然早已在梦中见过,成为现实时自己的幸福感却依然要喷薄而出。


两个人、一起走下去。这样的话,即使40年后双双死于飞行事故,也是没有关系的吧。我会一直守护着这个秘密,守护着你,努力不留下任何遗憾。


I see the future.


I see you.

 

Fin

 

Ps:能力设定出自「未来福音」中的未来视。

 

 


评论(9)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