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变态者

【SK】花的记忆

@瓜西瓜 点的白金设定


大野智走进部活室的时候,意外地在房间里发现了另一人。


对方看起来有些紧张,“请问,我是搞错了美术部的活动时间吗?为什么已经超过了五分钟,只有我一个人?”


大野智尽可能让自己看起来和颜悦色,美术部又有新人加入简直是破天荒的事儿。“同学你好,我是美术部的部长大野智,其实是这样的,我们美术部的人一直没什么新人加入,几个三年生也因为要准备入学考试退部了,所以……就是你看到的这么个状况……”


“但是,我们美术部是一直很欢迎新人加入的哟!”治愈系笑颜大放送。


“我叫龙,我、我喜欢绘画。那天看到学长在宣传窗贴招新海报,觉得画得很好,所以、所以就想来看看……其实、其实我平时也画画来着,我拿了画板……”


对方似乎真的是个异常害羞的孩子,说话像蚊子哼哼似的越来越小声,右手夹着的画板原先明明有递出去的趋势,到后来越来越往身后藏,让大野简直闹不明白对方想不想给他看了。


索性一鼓作气地拿过画板,画得意外的好,虽然是和自己截然不同的风格。自己更偏向锐利张扬的画风,龙的画却是用色相当的柔和,好似所有的景物都失却了棱角。


大野觉得自己的手里拿着的,不是沉甸甸的画板,而是一片轻飘飘的瑰丽云彩,或者是在樱花树下打盹得到的一个梦境。


这也是大野智对龙的第一观感。



 

大概因为是自己盯着画沉默了太久,龙变得有些不安起来,脸上也染上了可疑的红晕。


大野智注意到了,连忙安抚对方:“我觉得你对绘画很有天赋哟!入部考试就算你通过了~”


他同时注意到,对方的左手还夹着一本厚厚的图册,“这是你的素描本吗?也可以给我看看吗?”


“这只是我自制的植物图鉴啦。”


龙把图鉴飞速地在自己眼前翻了翻,大野只来得及看清一些压的干干净净的草叶和花朵,还有底下标注的细小文字。没给大野辨认清楚那些文字的时间,龙就紧张地把本子合了起来。


明明是个长得那么可爱的孩子,一对大而有神的琥珀色眼眸,猫咪般的w型嘴,还有下巴上俏皮中带点诱惑的痣。一定比自己受女生欢迎得多吧,为什么会那么害羞呢。不过烧得通红的耳尖也让可爱的程度有增无减就是了。


“龙君,喜欢植物吗?”大野指着窗外长得茂盛的金盏花说,“部活室有现成的颜料,今天来一起写生吧。”



 

和其他部活活跃的气氛比起来,这算不上一次成功的活动。只是两人相对无言地作画而已。


一个害羞得要命,一个只是单纯地不会说话。但是眼神乱飘的龙没有发现,大野一直偷偷地用眼看着他。或许是太过出神的缘故,大野涮画笔时不小心将几滴水溅到了对方手腕上,又是一番手忙脚乱的道歉和擦拭。


但是结束时,龙还是礼貌地鞠躬说:“谢谢学长,这次活动很开心。”大野刚想叫对方不用那么拘束,龙已经因为害羞跑远了。


其实大野一直是个my pace的人,不太关注外界人的看法。但是这次,他还真有些担忧因为活动无趣,第二次龙就不来了。要好好干啊,你可是部长啊大野智,他给自己打气说。


幸运的是,当他一手夹着几本美术杂志,一手提着两杯热饮,笨拙地推开部活室的门的时候,对方已经提前到了,依旧是那种乖宝宝一样,把手放在膝盖上的坐姿。


“今天我们来一起看杂志吧,这是可可,”大野把手中的饮料带着点殷勤地递过去。他注意到龙又把植物图鉴随身带着。


“龙,真的很喜欢植物啊。过去的画也都是静物呢。”对方只是点了点头作为回答。大野智只好翻开杂志,带着点无奈地自己说下去。


“静物画作为一个独立的画种,最早起源于17世纪的荷兰。但是塞尚成熟期的画作,无疑将这一画种推向了新的巅峰。由于在早期经历了诸多苦痛,他把自己的深邃直觉、体悟以及情感运用于对静物的表现方式上……”


对面的龙却只是把大大的图鉴搂在怀里,头向下轻点着犯着困,琥珀色的眼眸也是半眯的状态。窗外的风正轻柔地翻卷起他的额发。


真是罪过,自己竟然让这样的美少年睡着了,还是快努力说点有趣的东西吧。然而还没等大野智说什么,对面的人突然打了个喷嚏,又拿出手帕掩住嘴,小小声地咳嗽起来。


“最近花粉症又多起来了呢。”大野理解地拍拍对方的肩。



 

于是日子一天天不紧不慢地过去,大野和龙只是在一星期一次的部活见面。虽然都是慢热,两人的关系还是取得了肉眼可见的进展。


龙不再那么害羞,有时还会被大野的笨拙逗得露齿而笑。


在龙的生日那天,大野送了一本精装的植物图鉴,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份简单的礼物会引来一名不速之客。


隔天龙带着他送的书来教室找他,大野智觉得惊喜又困惑。因为眼前的龙让他感到陌生,不是随意的白T,取而代之的是一丝不苟、熨得笔挺的学生制服,还带了眼镜,镜片反射的冷光散发出生人勿近的气场。


“你就是三年生大野智?初次见面,我是神乐龙平。”镜片后的犀利目光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就像被冷水从头浇到脚一样,给大野一种不适的感觉。


还没等到他发问,神乐就打断说:“我们借一步说话吧。”强硬地拽着大野的胳膊,将他拖到一处僻静的角落。



 

听完对方的解释,大野惊诧地问:“所以,‘龙’只是你分裂出来的一个次人格?”


“没错,不过原来只在晚上或午休时出现过几次,醒来发现坐在湖边或者公园的长椅上,还以为是梦游症什么的。不过近来这种记忆断片的情况却发生的越来越规律,应该就是美术部每周的部活时间。我原先没料到会到人格障碍的地步,幸亏你在送的书的扉页上签下了名字,我才得以找到你。”


“心理医生也可以通过催眠治疗和龙对话,不过他貌似不是很乐意配合。他应该不是喜欢和人接近的类型,我很惊讶他居然会定期来找你。”


“所以,你打算阻止此类的会面吗?”大野有些紧张。


“不,我原先都没发现我有这么艺术的一方面。让龙和其他人交流未必是一种坏处,反而可以暴露矛盾的根源。我希望你可以定期向我反映龙的一些情况。”


大野智似乎找不到拒绝对方的理由。


和神乐的会面实际上并没有改变大野的生活日常,龙还是会如期来到部活室,和他谈天说地,一起作画。大野应神乐的要求把这些琐碎告诉他,对方多数只是沉默地点头,一面掏出小册子不时地记些什么。镜片的反光并不总是能让大野看清神乐的眼神。


只是有一次,大野鼓足勇气问了:“龙对你而言究竟是什么?是一个麻烦吗?还只是你灵魂的一部分?”


神乐沉默了一会儿。“一部分什么的,我持怀疑态度,因为龙和我一点共同之处都没有。与其说是共通灵魂,不如说是两具灵魂交替使用这个肉身罢了。”


“但是,麻烦什么的,我对龙的情感绝不是厌恶之类。硬要譬喻的话,龙就像……就像我一个不懂事的幼弟。”神乐露出一个古怪又带些怜悯的表情。


大野紧紧地盯着对方的脸,想解读出什么端倪。可是鼻头的发痒使他突然打了一个喷嚏,又掏出手帕小声咳嗽起来。“最近是花粉症高发的季节呢。”他故意叉开话题。


神乐噗嗤地笑出声来。这是大野智第一次见这个人笑。


我大概明白龙为什么愿意接近你了,他一面笑一面说,因为你真的是相当笨拙。


笨拙且无害。



 

龙第一次缺席了社团活动。更甚的是,第二个星期他也没有来。大野觉得还是应该把这个情况跟神乐说明一下。


但是对方听完,只是耸了耸肩,说是托您的福,我的双重人格已经痊愈了。“不过这些龙的东西我想给学长您保管,反正我对艺术也是一窍不通。”他从置物柜里取出一沓薄纸和一本厚本子,是龙在部活画的几张水粉和素描,还有他随身携带的那本自制植物图鉴。


大野昏沉沉地接过对方递过来的东西,又昏沉沉地向对方道了谢。直到回到家中,冷静了一会儿,他才深吸一口气打开那本图鉴。


空白的封面下方,纸角微微蜷起,不知龙多少次地翻弄过它,以至于大野觉得页面上还带着龙掌心的温度。


扉页上用娟秀的笔迹写着:花吐き病,因为单恋而求之不得,所染上的疾患。


接下来的几页,每页都用胶带小心地固定着花朵。


3月1日– 报春花:初恋,希望。午休时在天台时,又看到那个拿着画板来发呆的黑皮肤学长。原先觉得要和人共享这个秘密基地还不开心了一会。不过现在也渐渐习惯了,他哪天不来还会觉得寂寞。对方的气场让人心平气和呢。


3月10日– 石竹:幻想。今天看到学长在贴招新的海报,知道了他叫大野智。海报是手绘的,很有才气的感觉。原来也是喜欢绘画的人,难怪觉得气场相合。希望可以认识他,一定能发现更多的共同点。


3月16日– 黄色三色堇:喜忧参半。如愿加入了美术部,但是在部活时不小心睡着了。希望智君不会介意,他看起来也不是小心眼的人。我真的很想认真听智君说话,可能是接受治疗的缘故,我的精神越来越差了。我不喜欢那个医生。


4月5日– 风信子:衷心喜悦。收到了智君的礼物。他真的以为我很喜欢植物,嘛,虽然我的确很喜欢花花草草的没错啦。像这样,把喜欢对方的心情一点点收集在本子里,真的是太变态了。觉得好害羞。


……


大野一页页地翻看着,渐渐地,他开始不可遏制地剧烈咳嗽起来,直到几片淡紫的花瓣散落在纸页上。他学着翻到新的一页,把花朵小心地固定在上面,并用有力的字体写下:


6月17日– 鸢尾:无望的爱。



 

彼此之间,留存着太多秘密。


就像龙不愿意大野看到他的图鉴一样,大野也从来没有向龙展示过他们初见时,他完成的写生。现在想来,这幅画甚至鬼使神差地有了某种预言的含义。


画上如梦似幻的少年微微笑着,口中静静绽放出一朵明亮的金盏花。


Fin

 

ps:金盏花的花语:悲哀、离别、迷恋。

 

 

 

 

 


评论(6)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