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变态者

【SK】Immortal

在今天被“我们”体刷屏之后,我机智地意识到这是一个写长评的好时机。虽然我并不擅长写感人至深的长评,但是我会努力尝试。


记得第一次看到相方的文,还是带着点小小的三观不正。我曾经提到过那篇文让我想到《春风沉醉的晚上》,但是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再继续了。然后我见证了我家相方的文笔三观越来越正、糖分越来越足的过程。即使这样我依然相信,相方心中是居住着一个黑化的版本的。


人机恋的题材中,多涉及到一个核心的命题:排除掉一切科技的局限性,机器能否取代人类?这其中还隐藏了一层话语:人类是否对科技抱有了太大的希望,以至于后者被过分要求。从正面来说,如果逝者的位置能被科技轻易地添补,那么是否是对逝者的不尊重。因为生命的宝贵之处,就是在于独一无二,时间的本质,就是在于不可逆转。从反面来讲,机器永远是基于理性运转的产物,人类却是掺杂了太多非理性的造物。在某些细节方面,机器注定无法精准地模拟人类,然而人类却一再要求,对于机器,特别是对于设定中已经产生独立思想的机器,可能是异常残酷的。


其实把命题中的机器用另一个人类加以取代,答案就非常清晰了:假设A的恋人死了后,A找了与前恋人非常相似的B来取代他,围观群众或许会很快指出:这对死去的恋人与对B都不公平。但是如果这里的B只是一台机器的话,道德界限却异常模糊起来。可能在人类的潜意识里,人类与机器无法平等,机器永远是人类的从属,要为人类付出。科幻作品中,因为无法摆正人机关系而导致的悲剧,单就阿西莫夫的短篇来讲已经太多了。关键是一直只是用这种不平等的主仆关系去对待机器也罢,若是从人机关系中,企图满足爱情这种格外讲求平等的情感需求的话,只能导致矛盾性。矛盾也是有机体特有的产物。


那天和相方讨论时,相方说二宫最后因为大野制造的全息影像感动哭了,但是做得好的根本评判标准还是和原版像不像,这里仔细想想其实挺虐的。


我一直觉得虐之高手是一开始觉得让你很感动,却越想越虐的。到最后已经不知道是被感动哭的还是被虐哭的。比如我萌萌哒相方。还有一个技巧叫做美好中留下缺憾,由于人都是贪心的,因为没有彻底完美,就会一直忍不住记挂着。在相方的上一篇文里,大野还是北极寂寞又欢快地钓鱼,连番外都没有结束两地分居的苦逼生活。


其实人生是很无奈的东西。红楼梦里说,把死的不丢过不提,就是情深意重了。但是想起来的时候还是“到底意难平”吧。执念对谁都没好处,但是我觉得执念在文里是一个很值得表现的东西。因为它体现了人类对永恒、对重演的一个尝试,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祝愿my相方成为大大中的大大。 @玄酥 



玄酥:

•背完单词手痒暗搓搓来摸鱼(说好了的备考呢

•相信我这真的是甜点好嘛?

(新墙头贾尼萌得我一口老血w忍不住借梗给我本命cp一用)

-------------------------



一.


二宫背着双肩包立在地铁站里,木然地看着身旁人来人往。不安和浮躁的因子在空气中涌动着,每一个画面都熟悉得像是已经刻在了自己的心底一样。


二宫低头瞧了眼手表,又抬眼看了看对面车厢里对自己笑得一脸柔软的恋人。二宫明白马上就要发生什么,但他还是抽搐着嘴角,想要扬起一个笑容回应那人幼稚的挥手,在下一秒就被巨大的爆炸声打断。升腾起的烟雾混杂着火药的硫磺味,轰得一声阻断了二宫的视线。身旁尖叫着奔跑的行人仿佛被调成了无声的慢动作,世界突然安静得只剩下火焰舔舐车厢的噼啪声。二宫盯着那列已经成为一团火球的列车,一步一步走上前去。他没有畏惧火团喷出的骇人的热浪,相比之下,他毫无意识地淌下的泪珠反而几乎要将他灼伤。


他知道这只是个梦境。这个可怕的梦魇已经缠绕了他整整五年,他不确定自己的后半辈子是否也要一直陷入这种泥淖。每一次爆炸,每一次离别,甚至每一次路人惊慌失措的表情都是一模一样的,仿佛是刻意的一遍又一遍的复制,直到将这血淋淋的伤口拉扯到无法再愈合,直到让他彻底对这痛彻心肺的苦楚变得麻木。


但事实并不如所愿。每一次爆炸都会激起二宫无法控制的泪水,即便它们毫无改变。二宫感觉自己就像是被绑在高加索山上的普罗米修斯。梦魇是那饥不择食的秃鹫,一次又一次啄食着自己的心脏。那种噬骨的疼痛,每一次都让二宫不堪忍受到几乎要跪下。


烟雾弥漫,二宫昏昏沉沉地陷入了黑暗之中,仿佛被拉扯进无底的黑洞。



二宫是被熟悉的声音唤醒的。


"小和,醒醒。你做噩梦了。"


房间里的百叶窗自动拉开,淡淡的阳光打在二宫的面庞上。二宫没有睁眼,只是轻轻地问到"现在几点了?"


"五点半。"声音似乎有点犹豫,不过还是坚持说了下去"对不起,是我擅自提前叫醒您。但是我监测出您的心跳在睡眠中变得异常,我担心您再一次..."


"没事的,智。你不用担心我。"二宫睁开眼坐了起来"既然已经醒了就没必要再继续睡下去了。"


二宫接过墙上金属臂递来的外套穿上。尽管他仍像往常一样询问着今天早餐的内容和当日的计划行程,但是大野智仍能感受到他身旁弥漫的低气压。


——即使自己只是一个虚拟的智能管家。



二.


大野智清晰地记得五年前,自己诞生的那个瞬间看见的世界。


彩色的,生动的,比在趁系统不断更新的日日夜夜里自己想象的世界更加美好。映入视线的还有一个清秀的男子,自己看见他的时候他也正盯着自己。"成功了。"他喃喃自语着,脸上呈现着掩饰不住的激动和喜悦——可是并非全是喜悦,大野智还从他的脸上扫描出名为落寞和憔悴的情绪。内置系统告诉大野智这几种情感是不可能同时出现在一个人的脸上,所以他又将信将疑地将对面男人的面孔重新扫描了一遍。


"你在扫描我?"他看见对面的男人轻轻地笑了起来,"有什么不确定的吗?"


"没有。"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干涩机械得过分,"唔...我该如何称呼您?"他迅速在网络上搜索着"先生?"


"不用这么生疏地称呼我。"对方垂下了眼睑,淡淡地开口"叫我小和就行,那人从前也是这样叫我的。"


大野智不太理解那后半句话,不过他并非很在意。毕竟自己才刚刚出生,还有很多东西要学。于是他小心翼翼地更改了系统里的称呼。


"而你,叫大野智。"盘腿坐在对面的男人抬起眼睛,微笑着说。



三.


在真实的大野智因爆炸而消逝之后,在新的大野智因科技而诞生之前,二宫度过了一段堪称疯狂的时期。


整日整夜的不睡,废寝忘食地在车库里捣腾着想要创造出永生的爱人,这种疯狂的想法遭到了亲友们一致的怀疑和担忧。


然而在某个下雨的夜晚,端着自家做的晚饭匆匆送来的相叶看见了愣愣地站在车库外的二宫。雨水顺着他的发丝滚落,湿了他的肩头,本就消瘦的背影变得更加单薄了。相叶看得湿了眼眶,喉咙像是梗了根刺般硬是发不了声。雨势大了些,他只得走上前去,拍了拍好友的肩。


"你的晚饭。"相叶尽量用上扬着的口吻"从桂花楼帮你带的哦,现场做的,可不是微波炉叮出来的。"


二宫没有接。他凝望着黑暗的车库深处,喃喃地开口,"就快成功了,雅纪,就快成功了。"他又颤抖着重复了一遍,"智他可以回来了,和我在一起,永远。"


相叶递出便当的手尴尬地停在空中。他望着出神的二宫,情不自禁地涌出些恐慌,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二宫移开了视线,转头看向好友。雨水模糊了他的面庞,相叶不知道这似乎几天未眠的憔悴的面容上淌下的,究竟是雨还是泪。


"从他不在的那一天开始,我就已经死去。即使我还会思念,会呼吸。"二宫的嘴角翘了翘"所以我创造他,同样是给我自己新的生命。"



四.


所幸的是,二宫的确是不可多得的天才。


只用了两年的时间他就在自家车库里就捣腾出了顶尖的智能程序。这种AI管家能辅佐二宫的日常生活,能对话,能自我升级完善,甚至能有一部分属于自己的独立思维。二宫管他叫大野智,亲切地仿佛是在延续对死去恋人的爱。托他的福,二宫的生活变得健康了许多。早上有人逼着他喝完一大杯牛奶,晚上在他与网络上相隔千里的人撕战时切断电源逼他睡觉。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大野智老是做些稀奇古怪的鱼类作为二宫的晚餐,还趁二宫不在给他画了整整一面墙的壁画。二宫老是生他的气,因为他总是以各种理由打搅自己习以为常的生活,尽管二宫自己承认这些并不健康。不过总的来说,二宫算是开心了起来。


生活恢复了常态,二宫的父母也就没再多说。二宫开始求职,上班。每天早上浴室里的金属手臂会帮他轻柔地刮胡子,细心地整理好领带。最后,送他出门。


"再见,小和,祝您一路顺风。"


"嗯。再见,智。"二宫笑了笑,朝空无一人的房间挥了挥手。



五.


大野智趁二宫上班时打扫卫生,烹饪晚餐。在剩余的时间里不断地自我更新升级。


因为他发现自己越是高级,越是与人类相似,也就越能体会到二宫骨子里的寂寞。自己的存在,满足了二宫一部分的希望,可是还差些什么。


到底是什么呢?


大野智努力着想要得到答案,这使他更新的速度更加迅速了。二宫不得不一再扩大他的内置容量。有时候,二宫也会停下手中的活问他"你这么努力是为了什么?"


"一切为了你,小和。"


二宫轻轻地笑了起来,笑声轻柔得像是掠过湖面的飞鸟。"谢谢。"他低声说。


答案的破解是在临近圣诞夜前后。


那几天里,二宫也发现自己的智能管家的工作有时很不在状态,尽管这使他越发像自己那个老是掉线的恋人了,二宫暗暗地想着。不过这样下去没什么好处,二宫在睡前叫住了正准备切断卧室电源的大野智。


"嘿,最近老是发呆,是想要圣诞礼物吗?"


声音仿佛迟缓了一下"谢谢您的好意。抱歉由于我的疏忽为您带来不便,今后我会注意的。"


二宫抿了抿嘴想说些什么,不过还是咽下了。他揉了揉眼角,扯过被子躺下。


"晚安,祝您好梦。"墙上的金属手臂拉好窗帘,顺便为二宫压了压被角。


"你也是,晚安。"二宫埋在被子里,闷闷的声音传了出来。


好可爱。大野智下意识的想,而后被自己吓到。一瞬间涌上的陌生的感觉就像是一团强行塞入的乱码,连万能的系统也解释不清楚。大野智切断了卧室的电源,强行将自己调回待机状态。



六.


圣诞夜里,相叶约了二宫出来吃饭。


"好歹是我的生日啦,我还约了小翔和小润呢,你们好久都没见了。所以不要说玩游戏了,出来聚聚嘛。"


二宫还在犹犹豫豫,大野智倒是发了声。


"我建议您去一下为好。毕竟是圣诞夜,而且晚餐又是别人请不用您花钱。"


相叶隔着电话大叫"啊,阿智我要狠狠地亲你一口!"


二宫朝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


生日聚会办的相当成功。


说实话,自从大野智发生了意外,二宫很久没有这般愉快的和好友嬉闹了。他又开启了无限嘴炮和吐槽功能,愣是把其他三人逗得前仰后合。相叶看在心里,高兴得不行,内心悄悄松了口气。


等到闹玩了回来时,二宫早就醉成一团。相叶把他拖到家门口,大声喊着大野智的名字。


也许是天然的性格使然,相叶算是头几个从内心接受这个虚拟管家的人,大野智见过他几次,也就算是半个熟人。知道他是自己主人为数不多的几个好友后对他的好感度提高了不少。他为相叶开了门,金属手臂温柔地接过相叶怀中的二宫。


"谢谢您把小和送回家。"


"啊啊啊不用谢。"相叶有些尴尬地回答。说实话,他还不太习惯对着空无一人只有几个金属臂的房间自言自语。


相叶走后,大野智将二宫安顿在床上。墙角的摄像头就是大野智的眼睛,他一遍又一遍看着二宫熟睡的面庞。


"圣诞快乐,小和。"他用低到不能再低的声音喃喃着"希望明天的我能让您满意。"


可是二宫并没有让他等到第二天早上。


深夜里,大野智从待机中清醒。二宫的心跳又超过了正常值,肾上腺素也在飙升。似乎是又一次陷入爆炸的噩梦中,他侧躺着蜷缩着身子,一声又一声地喘息着。


大野智犹豫着是否应该把他叫醒。不过看上去情况越来越糟糕,大野智还是这么做了。


"没事的,只是...喝多了酒。"


大野智看着坐在床头揉着眼睛的二宫,没有回话。


他躺下来重新裹好被子。窗外隔街店面的圣诞装饰还在闪烁,远处稀稀落落传来烟花炸裂的声音,偶尔还能看见几对情侣拥抱着走过。


"智。"


"我在。"


二宫将手枕在头下,想要阖上眼再睡会儿,可是又不安地睁开。


"智。"他又喊了一声。


大野智似乎有些犹豫,他顿了顿,慢慢地说"如果您并没有很强烈的睡意,您介意起身去看看我为您准备的圣诞礼物吗?"


二宫愣了好久才晕晕沉沉地接过衣服穿上。说实话,他现在震惊得连步伐都迈不稳了。撇开大野智在没有自己的命令和意志下竟然单独做了决定——这让二宫更加确定他已经开始形成初步的独立人格了,圣诞礼物什么的更是令二宫瞬间变成了还处于初恋的高中生。大野智为他开启身前的灯光,为他熄灭身后的灯光,指引着他来到了后院深处。


"什么礼物?"二宫隐隐约约有种预感,这个预感随着像车库方向的靠近而愈加具体。但二宫不敢继续想下去——这个猜测太疯狂了,甚至让二宫感到有些恐惧。


车库的灯被打开,二宫死死地盯着前方,半饷都说不出话。


泪水顺着眼角滑下,滴落在衣襟上。"怎么做到的?"二宫的声线控制不住地颤抖了起来。


眼前的全息投影显出了一个男人的身影。他不高,甚至有些消瘦。他有着雕塑般挺立的鼻子,指节分明的双手,毛茸茸的头发,看向自己的深情的眼神。


他伸出手,轻轻抚摸着二宫流泪的双眼。即使没有实感,可是二宫却感受到了温度。


他说"小和,我回来了。"


二宫这下彻底哭出声来。他蹲在地上抱着双臂,像是隐忍了太久的孩子,伤心地放声抽泣着。眼泪几乎弄湿了他整个胳膊,拼尽全力的哭泣让他全身止不住地颤抖。


"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二宫哭得连完整的话都说不出,却仍然执拗地问着大野智。


大野智想起那些拼命升级更新,拼命查找有关真实大野智的蛛丝马迹的日日夜夜。二宫所缺失的另一部分,是能看见能触摸的自己。这样的答案无疑给了大野智无限的动力,他几乎是将照料二宫日常生活外的所有精力,都放在了制造最真实的全息投影中。


"一切为了你,小和。"


大野智弯下身子和二宫接吻。二宫轻轻睁眼就可以看见对方如大海一般深邃的眸子。大野智特意调高了自己嘴唇部分光点的温度,还颇费心计地加了点微弱的电流。电流缓缓传向二宫的唇齿时,大野智清晰地看见了二宫惊喜的目光。


仿佛一种异样的热流淌过一般,大野智从未体验过这样的感受。也许和某个夜晚的感觉很相似,大野智想,不,也许更强烈些。属于程序的严密性让他下意识地去搜索这种特殊的感觉,可是他又意识到,即使科技再智能,人类的情感也许仍无法被准确的定义和复制。


大野智想到了很多东西,譬如星空,花瓣,洋流。这些复杂的东西却往往是异常美丽的。人类也是,二宫更是。大野智不能保证他能读懂二宫所有的情感,就像他不懂得为什么现在的二宫流着泪,却幸福地笑着。系统告诉他这两种表情不可能同时出现在一个人的脸上,不过他并不在意,他还有很长的时间去摸索着体会这一切。


这种情感,也许就是系统解释不清的爱吧。


大野智偷偷地想。



End.





不知道写清楚没,再解释下。大野只是由二宫制造的程序,无实体,但有部分独立思想(原型就是jarvis你没想错),不断进化后渐渐拥有了独立人格,于是有了这个跨物种(?)恋爱。当然,我还是觉得作为一个管家AI程序,应该用sir称呼对方更好,所以我坚持保留了大野口中的您,以及略程式化和生疏的语言,来昭示他作为程序而非人类的身份。


写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人工智能这玩意是否也有爱的能力呢?萌贾尼时我也一样这么想过。不过写着写着反倒明白了些。二宫倾注在大野身上的情感成为了大野这个人工智能进化的动力,说到底,是爱让他得以进化,这么想,能拥有爱也并非是件不可能的事。


就是这样。


评论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