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变态者

【Y2】深夜食堂

给 @生牛奶糖 的生贺

 

深夜节目的主播樱井翔觉得,再也没有比在工作结束后,在冒着凉气的夜晚静静享用一份夜宵来得更治愈的事。而他一直去的店大概只有那么一个,开在租屋处斜对角的家庭餐厅。


一家家庭餐厅营业时间到那么晚本来显得可疑,不过照店长兼主厨二宫和也的话来说,不放过任何一个顾客方是一个合格的财迷。一日过去菜单的多数已经售罄,多是二宫用剩下的食材随心情炒些小菜。樱井也不挑,总是把嘴里塞得鼓鼓的。


在吧台前等候的时候,可以看到厨师在灶台前忙碌的背影。小小的一团弓着背,在烟火萦绕中看不真切。等到端上来的时候,早已被锅里的香味勾动了馋虫的樱井自然顾不上说话先一顿狼吞虎咽。二宫心里想,多大的人了,有心想吐槽他的吃相提点他别烫着,又觉得太过亲密,只有低头坐在角落默默地按游戏机。室中一时只剩下些微咀嚼的声音,和低低的游戏音乐。


清空完盘子,樱井会说一些家常话,比如今天听众又寄来了什么有趣的来信,房租又在涨工资之前涨价了之类,年轻的厨师依旧低头按着键盘,口里有一句没一句的答应着,脸上的表情不像是格外感兴味的样子,倒也称不上厌弃。


若是人与人的距离感一直是这么不远不近也罢,在惯常中两人早已培养某种默契。只是樱井有时心里感叹,又没有什么进展啊,走出店门,口中的热气在空气中形成白雾,他扭头看着店里的灯光在不久后熄灭,这才又缓缓地向前踱去。

 


年度聚餐时助手松本润已经微醺,平时相当敏锐的人,也开始向樱井抱怨他不曾注意到的一方面。


“总觉得樱井前辈,相当敬业,也很照顾我们,但是还是和我们有一层隔膜的感觉呢。比如啊,工作结束后从来不跟我们一起吃夜宵,无论邀请多少次都……好像急匆匆有人等着回去的感觉,但是也从不见你把女朋友介绍给我们呢。樱井桑的私生活在我们眼里很神秘啊……”


樱井翔无辜地眨了眨大眼睛。“可是女朋友什么的,真没有哦。我大概只是个普通的赶着回家睡觉的老头子而已吧。”部门中的其他人也注意到了两人之间的谈话,惊讶道不会吧樱井桑这样的人居然也是单身汉,有大妈级的人物甚至嚷嚷着替他介绍,在笑闹与起哄中,樱井不得不罚了一杯酒。


 

 

今天没有来啊,睡觉吧。二宫慢慢地向楼梯踱去,突然意识到刚才那句话他是说出声来的,对着空荡荡的店铺自言自语什么的,还真是寂寞啊。


“抱歉,请问今天是打烊了吗。”二宫回头向店门走去,看见樱井面色发红已经是喝了酒的样子。“是部门活动吗……那做一点醒酒的东西吧。”猫唇微微抿起,不得不说樱井吃过饭还特意来光顾这个事实令二宫心里有些高兴,却被樱井的下一句话打回谷底:“是啊……被热心的长辈们撮合了不错的女孩子呢。”


表面上还是不显山不露水的,樱井坐在吧台前看着在厨房忙碌的二宫的背影。

 



这之后的日子樱井照常光顾二宫的餐厅,也照旧在餐后进行着单方面的闲谈,只不过在他的叙述中出现了女孩子的身影,从约会,到正式交往,到决定订婚。一切似乎进行得很快,二宫心想,大概在人三十而立的年纪一切都是快的,升迁、结婚、生子,只有他的餐厅还是立在略显老旧的街道上,面对着来来往往的过客,或许樱井也不过是其中之一。


承认吧,你在吃醋,二宫暗自吐槽自己,不过你是不会说出来的,从以前开始,你就是这种打死也不说的性格。自己究竟期待从樱井身上得到什么,自己也并不敢去细想。


只是情绪积压到了一定程度之后,总免不了爆发。在樱井宣布订婚日想订在这周的隔天,二宫懒散地放下挽着的袖子道:“对不起啊樱井桑,今天生意格外好,鄙店的冰箱里已经什么食材都没有剩了呢。”说是小小的赌气也罢,以往的食材有时是二宫专门剩下的,为了每日的夜宵不重样,这也算的上颇为豪华的定制菜单了。但是今天的二宫没有心情在这样的深夜再点燃灶台,或许他仅仅只是想看见樱井失望的表情,因为是他先让二宫感到失望的。


樱井果不其然露出了失望的表情。“真是可惜啊,还想再最后一次在这家店吃东西呢。”


“为什么是最后一次?”在震惊之下二宫的语气变得尖利。


“因为升迁了嘛,不用再做没什么人听的深夜节目,收入也增加了……想要搬到好一些的房子去,离这儿就远了。”樱井苦恼地抓了抓头发。“所以在今天,我想送一份谢礼给你,请你务必收下。”


他从口袋里小心翼翼地摸出一个盒子。打开盒盖,有什么晶莹的东西闪着光。樱井努力让自己接下去要说的话显得郑重:“二宫和也,你愿不愿意和我交往?”


二宫震惊得舌头都开始打结了:“所以,那个要和你订婚的女孩子呢?”


樱井显得有些手足无措:“所以说……其实根本没有所谓的女孩子啊。Nino,我发现你吃醋了,我以为……”


有那么一瞬间二宫感到了如释重负。但是紧接着怒火占领了他的理智。“樱井翔,你这么耍我好玩吗?”他咆哮起来。


“你期待我做出什么反应?先是因为害怕你被人抢走所以哭哭啼啼?然后再因为你的回头欣喜若狂,感激涕零地接受你?去死吧你想得美!”


二宫抓过盒子泄愤似得砸向角落,并干脆地把樱井翔丢出了卷帘门外。



 

第二天樱井在同样的时段出现在二宫的店门外时,二宫只是平静地进了厨房,好像昨日的一切未发生过一样。


樱井在心里不住地责骂自己。你本来有机会把一切事情都说清楚,却想出了这么一个馊主意来试探。因为你从小到大都害怕失败,才成了所谓的成功人士,然而实际上你就是个胆小鬼。


所以一切是又回归原点了吗?


二宫端出了一份荞麦面。樱井怔怔地盯着盘子沉默着。


还是二宫打破了沉重的空气。“你……你在最后一期深夜档说过,想吃恋人做的荞麦面来着。”他嗫嚅着。


慢慢地,樱井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没错,我的确想吃。”他低下头,一筷子把嘴塞得满满的,努力忍住不笑出声来。


如果他方才没有看错的话,二宫和也,不,现在应是他的和也,指间有一丝朴素的银光在闪烁。


Fin


没啥情节,单纯发糖

评论(6)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