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变态者

【相二】Komm, der süße Tod(上)

※盗梦设定,HE

※题为Eva插曲,意为来吧,甜蜜的死亡

 

相叶雅纪是被手机的提示音吵醒的。他刷开了自己的加密邮箱,简单地浏览了内容后,轻柔地推醒了枕边人:“小和醒醒,我们有活儿啦。”

 

“唔……”被称为小和的年轻人翻了个身,发出了表示不满的鼻音。相叶不死心地戳了戳对方的腰肉。深谙相叶不轻易放弃的个性,二宫和也终于准备要起床了。他伸手揉着脸让自己更快速的清醒。

 

小小的爪子胡乱地揉着本来就很柔软的脸蛋……太可爱了就像猫咪洗脸一样。虽然已经同居很久了,相叶还是会被恋人的各种小习惯萌到。

 

过了一会他才怔怔地开口:“呃,这次的任务是……”

 

 

这次的任务是盗取某军火商对某国地下反抗组织的供应计划。来自中央情报局的直接委托而非中间人,意味着酬劳是天文数字,事实上对待无缘无故不会拿命去赌的雇佣兵来说也理应如此。然而除了钱之外,相叶更看重的是另一样东西。力量。政客们玩弄权术的力量,足以决定他们这些小卒子的命运。

 

小和,他们说,不论任务成功与否,都可以让我们在日本入境。我们终于可以回家了。相叶搂紧了怀里的人。

 

因为年少轻狂他们曾经盗取了某集团领导人的商业扩张计划,并让该集团在接下来的商战中损失惨重。这的确是他们一战成名,但是却忽略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以及政商从来不分家的现实。举国的通缉令他们无力应对,因为盗梦从来就是违法的勾当。

 

更因为他们在梦里所向无敌,在现实中却什么都不是。

 

对于盗取机密相叶已经驾轻就熟。麻烦的是目标人物的背景。军火从来不是干净的行业,根据调查这名军火商也接触过防止盗梦的培训。浅层次的梦境容易受到现实世界的干扰而出现种种异常,对于经过培训的人来说是极易识破的。要骗过他的办法只有一个。

 

更深地进入。梦中梦。

 

在第二层梦境中目标进一步地被从现实中剥离,从而接受只有在梦境中才能成立的逻辑。

 

然而建造第二层梦境需要精细的技术,和更深层的睡眠。因此他们还需要一个筑梦师和药剂师。

 

 

 

 

松本润是个处女座,当然这是相叶对他的夸赞。对于细节的一丝不苟使得他设计的梦境得以乱真。此时他正滔滔不绝地向大家展示自己设计的迷宫。“得了,”二宫打了个哈欠,“你设计的抄近路机关五花八门又过于隐蔽,简直就连自己人都快要记不住了。”

 

“记住目标人物是经过训练的,他熟悉盗梦机器扎进血管的感受。在被侵入的一刻他就会警觉起来,而他梦中的潜意识会武装化并疯狂地寻找侵入者。因此不断模糊梦境的边缘,创造悖论式的建筑结构,对于延缓这些武装的速度是必要的。”松本警告道。

 

“通常情况下,在梦中被杀死,只不过就是承担梦醒并任务失败的后果而已。但是梦中梦的情况不同,你们需要服用超量的镇静剂。这也就意味着,如果不是以【正确】的方式醒来的话,很可能就会迷失在意识边缘醒不过来了。”樱井翔,他们的药剂师,接着松本的话说。

 

“而且我一般是不亲自进到梦里的,也算是赌一把。”他补充。

 

“为了回家。”

 

 

樱井是个精英。不止他本人是精英,他家是医学世家,也就是一家人都是精英。可是这样精英的樱井,却忤逆了父亲将他培养成医院继承人的意愿,走上了犯罪之路。

 

“从你那糟糕的父子关系而言,我看不出你有强烈回家的意愿啊。”二宫不知何时也默默站上了天台,点燃了一根烟。“打扰你的单人世界,不介意?“二宫随手甩给樱井一根烟。

 

“你都这样大喇喇地发问了,还能让我说什么?”樱井苦笑了一下,在二宫的烟头上接了火。黑暗中只有两个烟头忽明忽暗地闪烁着。

 

“我听华尔街的一个朋友讲过,如若生命是一场游戏,金钱就是你的记分牌。”樱井说。

 

“所以仅仅是为了钱?继承大医院也会有很多钱。”

 

“金钱不仅仅是金钱,还有随之而来的人脉、权力、地位……更重要的是,我必须……”

 

“你必须向你父亲证明,即使不依靠他的力量,你也能轻易得到这些?”

 

“二宫和也,有没有人告诉你你太过敏锐。”

 

“嘛,这也是前哨所必备的素质。只有敏锐,才能为盗梦者扫清前方的一切障碍,“二宫垂下眼,”我必须确认你和相叶、松润他们有一样强烈的动机,才能做到为这次任务全力以赴。如有冒犯万分抱歉。“

 

 

 

目标横山裕下周一从纽约到东京的班机。时长13小时,是他们的动手机会。

 

TBC

ヽ(✿゚▽゚)ノ偶尔我也要试下正剧向,来首页试下水~

 

评论(7)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