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变态者

【Y2】Double Dealer (1)



永远不要抱希望这个世界会对你温柔以待。

他人即地狱。


 

2011年的某个平淡无奇的夏日,仅仅有一个特征:它似乎比往常的夏日更加闷热。连路边的流浪狗也扛不住,瘫在阴凉处伸着舌头直喘气。一贯对甜食不敢兴趣的二宫,在回家的路上拐入一家甜品店。


以前回家没有注意到这家甜品店呢, 新开的吗。但是从铺面装潢和头顶吱吱作响的风扇来看,这是一家充满古早味的冰品店。本来以为一进门就能受到空调冷气的治愈,意外的发现只有风扇的二宫有点失望。好在室内不是很热,相反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阴冷,让二宫脖子后的三根寒毛竖立起来。


店内只有一个顾客,一个有着圆溜溜大眼睛的男生,正以惊人的气势消灭着面前的烧仙草,两颊塞得鼓鼓的像仓鼠。二宫看见这番夸张地情景不禁噗嗤一笑。男生被笑声一惊,不由得抬起头来打量面前捂嘴偷笑,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的少年。大概是见到二宫别着与自己同样的校徽,男生并没有多在意,只是回了一个礼节性的微笑就埋头苦吃了。


经过这么一个小插曲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也不见了。二宫走到前台去点单,要了一份双球冰淇淋。老板是个面目和善的年轻人,只是有点沉默,对于二宫的点单只是点了一下头就进厨房准备去了。对新顾客没有任何寒暄,似乎不想为招徕生意做任何努力。


回头仓鼠样的男生已经不见了。只留下了一个空荡荡的碗。


二宫心里某种异样的情绪又开始扩大起来。努力压下不快他有点坐立不安地等着自己的冰淇淋,刚刚在外面的行走已经让他有点口干舌燥。冰淇淋终于来了,两个冒着寒气的粉红色球体端正放在碗中。


什么吗,我明明点的是香草味,这粉红色是草莓味吗。二宫一边想着一边挖了一勺,正要往嘴里送,他的眼睛突然瞥到了碗内,不禁大吃一惊,把勺子丢到一边。


冰淇淋球内是一只冻得邦邦硬的眼球,上面还糊着暗红色的不明液体,被液体蒙住的瞳孔似乎死不瞑目地紧紧盯着二宫。不知拿来的勇气,二宫用勺子挖开了另一个冰淇淋,也是一样邦邦硬的眼球。


二宫也听说过最近一些搞怪的冰品店或者餐厅,用恐怖或者恶心的元素吸引顾客,比如把食物装在马桶形状的餐具,或者用果冻和色素模仿人体器官等,但是二宫并不是那种追求新奇感的食客,店主也没有对这道冰淇淋做任何说明,二宫顿时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


一旦想到自己的财布白白遭罪,原先惧怕的心情变得恼怒。


“喂!老板你这是怎么搞的,这么恶心的东西谁要吃啊。”赌气的二宫用勺子把冰淇淋戳的一团烂。不管这么说,被做的这么真的眼球怨恨地盯着看,真是令人心里发慌。“结账吧,我不吃了。”说着掏出一张纸币递过去,老板却不接,也不找钱。


不是吧?难道说这种搞怪的甜品挺贵的。二宫想了想又加了一张纸币,老板依然不接,却终于说话了。与年轻的脸庞不符,是一个瓮声瓮气、略带苍老的声音。“这位客人,我们店的原料极其珍贵,因此不接受货币,只接受同等的东西付款。”


哟,还演上了。“这玩意真的是人类的眼睛?别开玩笑啦。那刚才那男生吃的是什么,他还吃的那么香。“


“方才那位客人品尝的烧仙草,是用最浓稠新鲜的血浆放入速冻柜制成的。当然客人也用同样鲜甜美味的血浆支付了这道甜品的价钱。“


这时二宫才发现,店主的声音之所以瓮声瓮气,是因为他的话语是从腹中发出来的!他的嘴唇根本没有蠕动,皮肤相较常人也略微惨白。二宫的一颗小心脏扑通地掉到谷底。完了,又遇到鬼了。


以往的鬼还好都用小聪明对付过去了,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遇到的鬼越来越强势。像这么不畏日光,还能制造出一个店面的幻觉的鬼,明显就有不可小觑的实力。


“那么客人,还是支付与这道双球冰淇淋对等的物品吧。多漂亮的琥珀色眼睛啊,用来做珍珠奶茶的珍珠一定很美味。“店主的腹中发出闷闷的笑声,原本和善的面孔也开始崩坏,两手弯曲成鹰爪状向自己的脸庞伸来……


二宫绝望地用双手抓着店主的双腕,但是果然自己的气力杯水车薪。正当走投无路的时候,门口响起了爽朗的招呼声。“哟,店长。刚刚的甜品太美味了所以我又来光顾了。“是刚刚的仓鼠脸男生!


“店长,我们来打个商量。进你的厨房好好商量商量,比如支付我身体的哪部分才能供你制作新甜品什么的。“店主似乎心动了,露出了一个贪婪的表情。本来按照规则他只能取二宫一对眼睛, 现在却有另外的人类送上门来随他宰割,其实鬼怪的世界里也是很会打小算盘的。


“好的呀,我很欢迎客人和我一起研究,这样我才能时刻了解现在顾客们口味的变化。“店主推男生进厨房门前还特意交代了二宫:”店门我已经锁了不要想着逃跑,买了东西不结账不是好孩子哦。“


不死心的二宫在厨房门关闭后就冲到店门前。拼命拍打,大声喊叫。然而一点用都没有,街那头的行人一点都听不到,这就是鬼神结界的力量。


厨房有一阵似乎传出了厨具叮当碰撞的声音,听得二宫毛骨悚然。


这绝对是二宫生命中觉得最漫长的几分钟。身后传来了脚步声,二宫却不想回头,只是一个劲地拽门和喊叫。“好了,好了,同学你嗓子很尖啊,刺得我耳朵都痛了。“


是仓鼠男的声音!二宫惊喜地回过头,在恐惧之后突然的放松几乎让他腿软跌倒在地,仓鼠男连忙扶了他一把。只见他有点得意地笑笑,从口袋摸出了一把生锈的钥匙插到锁孔里,“你看,这样门不就开了么。“


“那个鬼呢?“


“放心,他已经不能够伤害人了。不过这个厨房还真是令人大开眼界呐,我得联系本家那边的人来处理一下。“


二宫本来神情已经松懈,听到厨房不禁嘴角又抽搐一下。仓鼠男还坏心眼地逗着瑟瑟发抖的小动物:“同学,机会难得要不要进去参观下?“


“谢谢你的好意,但是还是算了。”



 

刚刚经历了生死劫的二宫并没有心情攀谈,然而对方是救命恩人,出于礼貌二宫问了他的名字。“在下樱井翔,是你同一所学校经济系的大二学生,还请多多指教。”


说到这里樱井歪头想了想,“对了小子,你生来八字奇轻你知不知道?“


二宫一脸愁容地点了点头。从小到大的经历都可以出书了,凭借惊人的强运他居然也能够活到现在。简单地再次道谢后,他几乎是用跑的向家的方向冲去。把恐怖甜品店远远甩在身后。


樱井翔目送着那个单薄身影的远去,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いいね……二,宫,和,也。”他慢慢读出学生卡上的名字。那正是二宫在方才与鬼搏斗时不小心掉落的。


在樱井的身后,阴森的店面,正在酷热的暑气中逐渐化为青烟。


Tbc


评论(10)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