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变态者

【相二】网络迷因(上)

 向攻壳机动队致敬。

 

 

 

默默将面前的设计稿揉成一个纸团,二宫和也将数据线从自己脖子上的接口拨拉下来,插入PC浏览着各项信息寻求灵感。然而思维的凝滞感严重到不自然的地步。难道是进病毒了?他歪歪头,检查着浏览器的各项指标,发现有一项的显示是红色的。

 

提示:潜在威胁。

 

即使换成最新版的防火墙也会中招吗,看来现在的科技公司真是拿钱不办事。精打细算的二宫感到有些许的不开心,然而埋怨的情绪被充满朝气的声音打断: “哟,小和! 先别工作啦,一起来做饭吧。”

 

打招呼的是自己的恋人,总是顶着一头蓬松的头发和灿烂笑容的天然笨蛋,相叶雅纪。“等会儿,我在思考一些事情。” 二宫用慢于平常的语速懒洋洋答道。相叶耸了耸肩,开始走到厨房点餐。“嘛,那今天就吃小和喜欢的汉堡肉好了。再加上麻婆豆腐。“ 他一面自言自语,也像二宫一样从脖子接口拉下数据线,对自动烹饪机器下达各种指令,包括温度、咸淡等。

 

这是一个全自动化的时代,为了减少肉体的病痛与衰老,多数人都进行了义体化改造。在义体的辅助下将自然脑产生的电波转化为电流输出,对各种联网机器收发指令,是一个异常方便的时代。不进行义体改造,相当于与覆盖整个社会的网络失联,或必须借助落后于时代的移动设备工作,会这么做的也只是一些上了年纪的老顽固。迈过三十岁人体的机能就开始下降,相叶也选择将多数自然机体改为义体。

 

二宫的情形更为特殊,他是应该感谢义体时代的人。在三年前一场严重的事故中,若是凭借传统医疗技术绝对不可能存活下来的他,接受了全方位的义体改造。可惜由于救援时间的耽误,一度陷入脑死亡的状态,从而丧失了大部分的记忆。待清醒过来,帮助自己料理一切事务的人正是相叶雅纪。他自称是自己的恋人。怀着某种劫后余生的庆幸与微妙的愧悔心情,二宫并没有过多考证自己与相叶的关系,只是相当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像二宫一样借助义体技术存活下来的人,并不是少数。生活品质的提高与人均寿命的延长,带来新一波少子化的风潮。甚至同性恋人的结合不再受社会风俗的指摘,相对成为少子化运动的楷模。

 

然而绝对完美的时代是不存在的。将人类的思维接入网络中,也使黑客入侵人脑成为可能。信息安全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获得潜在评级的病毒危害并不严重,用家庭杀毒软件应该可以搞定,但是有脑受伤的前科,天性谨慎的二宫还是选择明天到医院检查。

 

在发呆中做下决定,相叶已从机器中取出热腾腾的饭菜摆在桌上,还贴心地在高脚杯盛了些许红酒。饭厅位于巨大的落地窗前,正好可以看见现代都市格外宏伟的万家灯火。相叶身为电子工程师工资相当不错,再加上二宫自由设计的收入,两人过着相当宽裕的生活。二宫坐到桌前不客气地先叉起一块肉放在嘴里,口感正好。看来恋人真的非常了解自己,二宫的猫唇勾起一丝满足的微笑。

 

还没笑完,脸颊就被大力地揉捏了。还未来得及咽下肉块的二宫险些被呛到。“笨蛋你干什么啦!“ 二宫反射性地赏了相叶一个爆栗。

 

“因为脸颊塞得鼓鼓的小和太可爱了嘛。很少这么大口吃东西呢。“ 相叶故作委屈地扁了扁嘴,又不老实地用宽大手掌继续摩挲二宫的面颊。”小和怎么长得这么可爱呢。光是因为可爱就想不停地好好夸奖你。“

 

“谁知道你这家伙有没有乘机在三年前给我整了个容呢。“ 二宫用吐槽掩饰着自己的害羞。

 

 

第二天相叶去上班后,二宫一个人到了医院。因为那个笨蛋总是咋咋呼呼地关心着自己的一切,二宫觉得还是不要把进病毒的事情告诉相叶为好。反正在网络化的时代,也无非是最平常不过的治疗。

 

在设备室做完检查后,二宫来到诊室听医生解释自己的报告。医生看到自己的一瞬间目光怔了一下,随即了然地露出职业化的微笑。“二宫先生,您的主人没有陪您前来吗?”

 

主人?二宫愣住了。谁是自己的主人?这医生认错人了吧。

 

“首先恭喜您,检查结果表明您没有收到病毒的感染。思维间歇性的凝滞,原因在于您电子脑设备的老化。医院昨天新到了一批零件,我本可以立刻给您更换,但遗憾的是这项手术需要您主人的签字才行。”

 

电子脑?我明明是自然人啊。在过度的震惊之下,二宫的嘴唇发白, 只是嗫喏重复着这句话。但是一些原先不肯去考证的怀疑却越发在脑海中清晰起来:三年前细节不明的事故,自己的身份,全部是由相叶口中得知。在人际交往上自己的设定是个宅男,亲人朋友一律皆无。即使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除了相叶,并没有人来探望。早就觉得自己之前二十多年的人生该是有多失败,才落到这么孤独的境地啊。

 

自己是机器人,一切居然相当解释得通。从报纸上,不难看到有人际交往困难的人群选择抹消机器人的原始设定,将其作为朋友与恋人交往。但是没想到天性开朗的相叶也会这样做。或许二宫和也真有其人吧,也真如相叶所说在事故中死去。自己只是个替代品而已。

 

 

意外地,极度激动的心情竟然渐渐平静下来。得知惊人真相后居然能如此快地平复心情,果然因为自己是个机器人吧。

 

二宫清秀的脸上蒙上了一丝阴云,还是向医生说道。 “谢谢您,我会告诉我的主人,尽快地带我进行手术的。“

 

接过检查报告看了一眼,二宫把其随便折成几折塞进了风衣口袋。

 

Ghost这种东西,从一开始自己就没有啊。

 

※Ghost,未来社会区分自然脑与电子脑的基本指标。由于脑手术的进化,不少人的大脑材质已转为无机质。存在独立意识(Ghost)而不是程式模拟出的思维,是法律认定其为自然人的条件。

 

 

“樱井,刚又是一个自己主人擅自改造的机器人啊。“

 

“嗯,“ 被同事呼作樱井的医生点头,看着电脑屏幕上的报告副本评价道,“Jeli-617型,是相当老的机型了。但是由于程序较为原始存在许多后门,恰恰成为机器人发烧友热衷的改造对象,也有黑市商人改造并转手高价卖出的。总之在那个圈子很流行呢。”

 

“不过那么漂亮的五官,还有刚才从震惊到冷静的表情转换,都做得太自然了。嘛,真是个好时代啊。” 同事接下去赞叹道。

 

 

 

更换电子脑的事情,一旦和相叶说的话,那么他也会知道自己已经知道真相了。把彼此看做唯一的那种纽带,该是不会如从前一样了吧。那种时候,那个笨蛋又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可恶,明明自己才是被欺骗的那个,为什么还要顾及相叶的心情呢。然而,仅仅身为自然人财产的自己,还有追究被欺骗的权利吗。

 

思维一团混乱,二宫只是觉得,在向相叶摊牌之前,他有一件非常想做的事情。用衣领遮住自己的脸,确认周围没有人注意自己的行踪后,二宫快速拐进一条幽暗的小路。

 

 

 

东京黑市。作为电子技术前沿的国家的中心,东京的地下交易也相当频繁。总之这里是进行天然器官、电子毒品、强力病毒等非法物品贩卖的场所。甚至还包括那项传说中的服务。

由于有引发巨大道德与法律问题的可能性,以及改变历史进程与权力分配的危险,时空旅行这项发明在诞生之初就被锁回黑暗之中。只有在进行暗杀等政治活动时才会被各国政府当为武器使用。

 

接过二宫递来的工资卡,黑市商人扫描出金额说道,“这位客人,你的钱只够买一小时的使用时间。确定好传输时间和地点了吗,如果没搞清要干的事情,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可能什么都没找到就被输送回来了。“

 

二宫点点头。“一个小时够了。“带着点绝望与决绝的他说道。毕竟只是想看一眼过去的相叶而已,以自然人的身份,平等地重新认识他,而不是仅仅站在一件财产的位置。

 

在那个真实的二宫和也遇到相叶之前,自己也可以大大方方最后做一次那个独一无二的二宫和也吧。之后即使摊牌,自己也可以没有遗憾地以替代品的身份继续守护相叶了。

 

只能说这种不服输的性格也是程序设定吗。短暂的失去意识后,二宫发现自己来到完全陌生的东京。

TBC

 

评论(6)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