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变态者

【相二】网络迷因(下)

前文指路


“相叶的眼睛是假的哦,相叶是怪物!“ 一群高中生笑闹着,围着青涩的相叶雅纪拳打脚踢。


“假眼都做的那么真,真是令人毛骨悚然。“ 为首的混混不屑地瞥了那对黑得超乎寻常的瞳仁一眼,往地上啐了一口。


相叶的视力在中学时期突然经历了很大的倒退,正好义体技术新被应用到眼科,勇于尝试的相叶父母带着儿子将眼球更换成了义体。


然而还在成长期的相叶对义体的掌握需要时间,走路常常平地摔的他被同学们当做了嘲弄的对象。“不管怎样,带着假的器官到处走本身就很恶心。“就连女生也在背后这样悄悄议论。


二宫在前往相叶学校的途中,就意外看到了被混混打得狼狈不堪的相叶。想都没想的他冲上前,对着混混威胁道:“再欺负同学,我要联系你们老师了。”


虽然二宫长着一副年轻的脸,但从说话的气场,对这群小子来说也好歹是个大人。平白无故被路人教训的混混们暗呼一声没趣,转身去找别的乐趣去了。



二宫将相叶从地上拉起来。“为什么欺负你?” 相叶的性格天然热情,无故遭受欺负让二宫感到很奇怪。何况相叶也从来没在追忆过去时和他聊过这件事。


“唔,因为我的眼睛是义体,大家都觉得很奇怪。” 相叶有点不好意思地承认。他并不想对这个救了自己的和善大哥哥撒谎,而且不知道怎么的他有一种第六感,觉得眼前的人一定能平静接受这个事实。


“啥,就因为这个?”二宫没忍住噗嗤笑了出来。那群蠢小子一定不会想到,义体在之后的二十年经历了井喷式的发展,直到如常识般被人们接受。


“哥哥也装了义体哦。很快,就不会有人嘲笑你了。” 明明身高已经差不多,二宫还是带着宠溺地摸了相叶的头顶。


“诶?装在哪里?”


“秘密。”二宫吐了吐舌。相叶觉得眼前的人真是个谜,明明应该比自己大好多,方才的神情却像极偷吃到鱼的狡黠猫咪。


“不过看在我们是装了义体的难兄难弟,我请你吃冰吧。”



 

走往冰店的路上,两人都有点各怀心事。


二宫看了看表,时间快过去一半,吃完冰两人也要分别了。相叶或许会带着感激的心情记住自己一阵子,然后他会遗忘自己,直到多年后他遇到那个真实的二宫和也,或许他会觉得这人有一张似曾相识的脸。但是他们是如何相识,相恋,跟自己不会有丝毫联系。


这一小时的初遇,归根到底不过是偷来的,基于无数谎言的美好罢了。


而相叶不知道身边的年轻人为什么会这样看着自己。这个陌生人有一张很秀丽的脸,和一双琥珀色的眼睛。比自己的假眼好看千万倍吧,但是却时不时地流露出悲伤。虽然他一直装的很正常,那丝悲伤却被看似天然实则敏感的相叶捕捉到。


这样一双漂亮到令自己羡慕的眼睛,本来不该存在任何的阴云。


呆呆想着怎么开口的相叶,没注意到自己的右边开来了一辆刹车失控的卡车。司机正拼命地做着手势和喊叫,叫自己赶紧闪开。



 

二宫推开了相叶,一面把手伸进口袋里,寻找那枚能将自己紧急传输的按钮。但是手指却在最关键的一霎那停滞了一秒。


嘛,看来更换老化的电子脑,也是很必要的啊。



 

对不起。自己不是一个称职的机器人。擅自拿了钱,做了这么危险的事情,居然还没有办法回来了。


反正,你还能制造一个一样的出来吧,这样的残次品,不要也罢。


只是,为什么,我还是觉得。


我真正地爱过你。

 



终结与开始


2050年11月7日,东京。一个名为反叛者的组织。


相叶坐在一名陌生的黑衣人面前。尽管黑衣人没经过任何变装,在相叶的眼中,其脸部依然被狞笑的面具遮挡,连说话的声音也经过了明显的变声。


这是因为自己的听觉和视觉系统已经被高明的黑客技术侵入的缘故。


“我知道你遇到了不可理解的事情,但是无论是媒体也好,政府也好,谁都不会让你讲述自己的故事。所以你找到了我们。“黑衣人开口道。


“那么,讲讲你的故事吧。“


相叶抬起头,短短几天他憔悴了许多。花时间理了思绪后,他开始缓缓叙述。


 

十几年前,年少的我更换了义眼,因为当时技术还不普及,这种器械普通人不是很接受,于是我总是被同学们欺负。直到某天,一个陌生人在放学路上遇到了被欺负的我。他把我从混混手下救了出来,还在失控的卡车面前再次救了我。我却连开口向救命恩人道谢的机会都没有了。


陌生人身亡后,我被叫去做了口供。警察告诉我,目前找不到任何亲属或朋友认领他,他是名副其实在世界上孓然一身的人。


不过要感谢义体,为将我看到的一切作为电子化图像储存下来,提供了可能性。多年后我利用储存下的画像对Jeli进行了改造。只是想让这位善良的陌生人的生命,以某种形式在世界上延续下去。我编造了空前复杂的程式让机器人的性格随着他所学到的一切自然发展,而不是通过粗略的设定。


说起来也是因为我对这个陌生人一无所知。压根不知道如何去定义他。


我的机器人学习能力很快,渐渐的他开始呈现出某些特征。时而撒娇,时而别扭,时而打小算盘。而我在训练过程中,居然对机器人产生了迷恋的感情。因为我编造了谎言再次进入程式,给他起了名字,让他以我的恋人的身份存在着。



 

“接下来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 黑衣人开口接下去。”7天前,一名机器人在黑市的传输机内失踪,根据回收的残片,可以断定该机器人已经丧失了机能。地上散落着病情报告书。公安九课的调查员得出了一个大胆的结论,该机器人也许是因为接受不了自己并非自然人的事实而自杀的。“


“机器人居然会自杀尚不是最离奇的事情。离奇的是,在传输机的记录内,测量出了Ghost的微弱反应。一个机器人体内有产生了Ghost的嫌疑,如果公开该会是多大的丑闻。因此政客想都不想地对你进行了人身威胁,同时塞了巨额的封口费。“


“不过说到底,我早就不把小和当做机器人,只想让他以我恋人的身份快乐地生活下去。“相叶抱头痛苦道。


“某种意义上,你的小和可能已经是法律意义上的自然人。从机器人中衍生出独立意识,是因为网络化。在无数已知事物的组合中,引发出新的事物,并且这个事物因为无法利用已知的常识进行定义,它开始进行自我定义。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为什么而存在。于是在纯粹的理性中诞生了感性,这就是地下最近流传的电子进化论。“


“这样的言论真是太危险了。“ 相叶摇头。


黑衣人却说:“如果你的小和也许并没有死呢?因为生前的一切思维,都以网络保存,并在网络中继续发展下去。义体化证明人类可以拥有更强的肉体,而网络化则证明人类根本不需要肉体。“


他举起了一根数据线,发出诡异的咯咯笑声。“将意识引入网络的大海,将听觉、视觉、触觉、嗅觉与古往今来的人相知相连。意识海洋的一角有你的小和,甚至连你自身的Ghost也会与你相遇。“


“站在相叶先生你面前的我,不是男性,不是女性,不是个体,也不是群体。从海洋中回来暂栖于这个只能称作为小池塘的容器,只是为了引导像你这样,已经对真相有所察觉的人而已。“


相叶如同受到蛊惑般的接过数据线,插入脖子后的接口中。渐渐地他的意识中,出现了无数光点,而无数的点连成了线,无数的线连成了面。


有无数双手臂在拥抱他,接纳他,也有无数手臂在推开他,回避他。有无数微笑,有无数泪水,有无数言语。在信息的洪流里,有一个最为熟悉的存在抓住了他。


 

网络无限广阔。接下来,要在哪里,一起存续下去呢?

 

Fin



评论(6)

热度(93)

  1. 脸滚键盘心理变态者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糯米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