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变态者

【相二】电子恋人

提前给爱拔生贺。一发完结。


圣诞夜,一片寂静。鹅毛般的大雪静静地覆盖了这座城市。


栗色头发的少年把自己惬意地蜷缩入羊毛毯子里,哪怕屋子里已经开了充足的暖气。屋外一定是难以想象的寒冷,因为窗玻璃上已经凝聚了一层浓厚的水汽。但是相比宜人的阳光和夜晚的凉风,相叶更爱这些极端的天气。


这些天气更让他理解人类为何要建造房屋遮风避雨的含义。无论外边是足以把人晒化的酷暑,抑或是狂风暴雨,他都龟缩于天地之间的小小一隅,在现代化设施的包围中,舒适又满足。


根本没有外出的必要。当然这不仅仅是相叶自发的想法,也是他从小到大政府一贯施行的教育。由于科技的爆发式突破,现代的人类不用再担忧能源危机与食物短缺,从而完全把人类从体力劳动解放出来。工作成了个人的选择,而不是生存的必要,一切都是可被选择并听从个人意愿的——这正是政府宣传的绝对的自由与幸福。


现在相叶面前的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是一款游戏的界面——与少年平日热衷的机战类游戏不同,界面设计添加了些许柔和浪漫的元素,却又不失简洁,下方用小字标注着游戏的名称“电子恋人”,Sereno Genomics出品。这正是相叶18岁的生日礼物。


前些日子,相叶第一次从电子教师的语文课上学到恋爱的概念。 “十六世纪晚期,诞生了伟大的悲剧《罗密欧与朱丽叶》。 以下是这部戏剧的部分节选……”“可是,他们为什么要做拥抱与亲吻等不洁的动作?“ 相叶打断老师的讲解提问道。


为处理这个提问,机器花费了一点时间。“十六世纪人类之间的交流还是相对原始的,容易受到本能兽欲的驱使。他们并未接受现代生理的教育,因此容易做出一些令我们匪夷所思的行为。但是作家本身歌颂的爱情,应是将重心放在灵魂的契合……“


灵魂的契合啊,相叶想。实际上,他最近常常感受到孤独,因为父母似乎拥有彼此,而他却总是独自一人。这样困惑的他在全家一起吃早餐的时候,向妈妈提问:“爸爸妈妈是怎么样走到一起的呢?我可不可以也开始谈恋爱呢?但是我一个同龄人都不认识呀。“


相叶母亲愣了一下,“看来我们家雅纪长大了。不过配偶的问题,我们的政府和AI会根据每人从小到大的成长轨迹与搜集的资料,在25岁后推荐合适的配偶。虽说你不接受也没事,我和你爸爸可是一见如故呢。政府给我们提供的生活是最幸福的生活,恋爱也同样不用雅纪来操心。”说着她笑眯眯地抬起手,想要抚摸相叶的头顶。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最终还是放下了。


相叶却不以为意。事实上,在现代社会,人类不相互进行触碰是正常的事情,他一天之内也只有吃早餐的时间与父母见面。早餐当然是三份分开,不会分食食物与共同碗碟。其余时间他待在自己居住的那层住所,或者学习,或者玩游戏,怎样都可以。


这次谈话后他得到了名为“电子恋人”的游戏。母亲说,这款模拟游戏是为了今后的婚姻生活做准备的。



 

登录游戏后,相叶看到了一个类似聊天记录的界面。他飞快地输入了一行字:“你好,我叫相叶雅纪,请问我该怎么称呼你?”


对方也立即回复了。“你可以叫我Kazu。”


相叶倒是结结实实地吃了一惊:“等等,为什么是男孩子的名字?难道我命中注定喜欢男生吗?”


“你没有向你的老师询问过你的性向吗,你的个人指标应该保存在他的电子资料库里啊。再说,一般人不是都会至少好奇一下这种事的吗?“


“这么说来,我是好像没关心过这件事。事实上,我是在18岁生日的前三天,才对恋爱的事情感兴趣的。那天我在课上学到了《罗密欧与朱丽叶》这个故事……“相叶单手打字,边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后脑勺。


“ふふふ、笨蛋,你开窍得真晚。“



 

从那次之后,不管相叶如何不厌其烦地纠正,电子恋人再也不肯叫他的名字,只是固执地称呼他为“笨蛋“。久而久之相叶放弃了,觉得这样也挺可爱的, 至少比他的电子老师可爱多了。他的老师从来就是一本正经地上课,一本正经地解答问题,从来不多说一句话,一旦相叶想聊聊昨天的天气或者机器厨师新发明的限定美食,还有春季的服装流行,老师永远只会提醒他:“相叶同学,你离题了。下面我们继续回到三角函数的正弦定理。“


有时相叶也会对这种漠然的反应很烦躁。他会一下子站起来拔掉老师的电源,打开房间的另一台屏幕看电视或者打游戏。但是Kazu的反应生动得多、有趣得多。渐渐地相叶会把埋藏在心里的一些话都拿出来与Kazu说。


“有些时候,我真的觉得我的父母不爱我,我也不爱我的父母。果然血缘还是很重要的东西吧。“


“笨蛋你怎么这么想呢。之所以政府要包办所有新生儿的孕育,是因为这样可以把畸形儿的几率降低到0,每一个来到世间的孩子们都能健康快乐地生活。不仅如此,还有控制人口、把女性从生育的痛苦中解放出来等等一系列的好处……流水线孕育婴儿以及随机分配给想要孩子的伴侣们,是最好的选择,也是个人的力量所办不到的事情。你父母当时在想要培养孩子的表格上登了记,耐心培养你到现在,中间你生了一次大病也非常担心,果然除了责任还是有爱的吧。“


“Kazu这次你和我的老师一样了,总是讲一些令人无法反驳的大道理。我不与你生气是因为我觉得我爱你。至少是和对我父母那样同等程度的爱你。“


这次对方的反应沉寂了好长一会。相叶其实也很吃惊,自己怎么就一时头脑发热对机器说出了爱这个字眼,不过果然机器也理解不了吧。


相叶失望地打算睡觉了。没想到手机突然响了一声。看了是客户端上Kazu发来的信息。“我想我也爱你。但是你这个直球也太直了,笨蛋。晚安,今天不想和你说话了。“后面配上了一个害羞的表情。


相叶来了劲,马上回复了“晚安,也祝Kazu做个好梦。“对方果然没有再回复。不过不要紧,相叶.重新满血.雅纪把手机放在一边合上眼睛时,眼角都是满满的笑意。



 

还有一次,相叶突发奇想问Kazu可不可以给他看他长什么样。其实一个电子恋人哪能有人类的长相呢,但是相叶就是想看伶牙俐齿的Kazu被他难倒的样子。没想到对方很快发来“可以哟。“附上一张照片作为附件。


虽然知道肯定是机器合成或者从数据库调来的其他人类的相片,但是在看到的一瞬间相叶真的被惊艳了一下。对方皮肤很白皙,圆圆的鼻头和湿漉漉的琥珀色眼眸让他想起小时候养过的柴犬,与眼神的无辜不相符的是猫嘴边流露出的狡黠,和高举汉堡手比小树杈的淘气。


数据库里也记录了自己养过小柴,并因为小柴死去难过了好久的事吧。在这个全网络化和一切都被记录下来的世界,果然连人心都能被机器窥破并玩弄于掌心啊。

 


有时相叶也真心把Kazu当做活生生的人想象着,他想玩弄那双小小的汉堡手,想近距离看看那双琥珀色的眼睛,想咬上那张薄薄的猫嘴,一定是像布丁那样甜而柔软。他想像小时候抚摸小柴的毛那样抚摸Kazu。这时候相叶突然不觉得拥抱和亲吻是一件令人恶心的事了。果然像妈妈所说的,在计算出最合适的配偶之后,他们情感上联结的紧密,会使得肉体的距离感也一并被打破。


相叶变得有点期待25岁那天的到来,但是他的配偶会很像他喜欢的Kazu吗?



 

一年的时间很快过去了。相叶今年的圣诞礼物也是续签“电子恋人“游戏一年的使用期。他当然想和他的Kazu再待在一起,所以当他发现所有的记录都被清空,自己的Kazu也被替换成了另一个AI之后,一开始还不死心地聊了几句。可是字里行间完全是换了一个人格,没有和Kazu有半点相似。连”再见“也没有打出,相叶就心灰意冷地卸载掉了游戏。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相叶的眼睛是红肿着的。相叶父母担心地彼此对视了一下,憨厚的相叶父亲开口道:“我一开始也不是很赞成给孩子买那个游戏。我觉得一年后记录全部会清空的设计很不合理,我当时还以为是个Bug,没想到这么多年还没改掉……“


“可能是防止上瘾吧,我记得我当年对这个游戏可是相当痴迷呢。“ 相叶母亲答道。


“亲爱的,所以你觉得是那个游戏好还是我比较好?“ 相叶父亲不禁开始逗趣。


“那当然和你我那么多年的默契没得比,可是要说的话你们给我的感觉也挺像的。“


相叶却有点听不下去了。他低低说了声我吃饱了,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没精打采地躺着。或许父母是对的吧,但是他想,至少在短时间内,他忘不掉Kazu。



 

圣诞夜。Sereno Genomics会社顶层,社长,也是当今商界炙手可热的青年才俊樱井翔,对着前来汇报工作的天才研究员饶有兴致地说:“你看他果然很喜欢你,他把系统新给他匹配的人删掉了。“


“利用社长的特权大肆窥探客户的隐私,这不太好吧,樱、井、先、生。“ 带着点清冷的少年音在最后的几个咬字变得低沉,樱井连忙举双手投降,要是小心眼的二宫哪天凭兴趣在系统设置点小彩蛋也够他头疼了。


“行了我知道你不高兴。是因为明知道公司的游戏其实是个骗局还得玩,还是因为系统给你这个天才分配了个热血笨蛋所以不高兴?“


没错,Sereno Genomics的核心产品其实是个惊人的骗局,游戏的两头都是活生生的人,这更像是25岁政府正式给人们分配配偶前进行了一次提前“试婚”,不满意的人会在游戏中选择新的电子恋人,从而为政府的决定提供参考。当然一些敏感词会被屏蔽,以防止这个骗局穿帮。


但是二宫知道和政府的骗局比起来,这个还是小儿科。2年前不知天高地厚的二宫凭借天才的骇客技术侵入到政府的核心资料库,才知道早在现任政府获取星际能源开采的技术之前,由于急功近利的发展以及几大国之前的战争,彻底毁灭了地球的生态。原先的地球并不是酷暑和严寒交织的世界,人们享受着自然的美好,甚至是体力劳动也能带来一种淳朴的快乐。为了逃避世人的问责,残存的政府组织和精英们组成了联合政府并控制了话语权,在利用星际能源重建世界的同时,知悉真相的平民们皆已老死逝去。真相也由此被人们所遗忘。


为了弥除人类对户外的渴望和叛乱的可能,政府开始宣扬在室内受保护的生活才是绝对幸福的理念,并把人类社交的本性局限于以家庭为单位的最小组织内,彻底瓦解出现反对势力的可能性。


为了继续站在世界的顶端不受惩罚,政客和精英们联手盗取了世间的记忆。


知道了真相的二宫本应该被灭口,家中有着深刻政界背景的樱井却保住了他,说这个人是人才,与其毁灭不如吸收为内部的一员为政府卖命。


“你救了我的命却让我也成了骗子的一员,虽然我很感谢你,可我高兴不起来。”


理性的樱井不那么认为。“可是毁灭生态的悲剧是不可逆的,既然已经发生,努力补救已是最好的选择。请问现在人民衣食无忧的生活是谁提供的?如果不是我们这些精英勤勤恳恳地维护秩序,大家能这样幸福?况且我们现在已经有了积累,我们会逐步恢复曾经的样子……”


“这一过程需要多久?几百年?我们可能尚且记得真相,但是精英们的下一代,下下一代呢,会不会也认为现在的生活才是理所应当?谎话重复一千遍,连自己都会把谎话当成真话。”


“原先我也以为衣食无忧就够了,我保住我的命就够了。可是那个热血笨蛋却让我明白,他看似单纯的外表下,内心有很多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孤独和悲伤。透过他的心我也看到自己的心,一样的孤独与悲伤。可怕的是我连对我自身的情感也已麻木。”


“翔桑,”二宫突然直视着他的眼睛说道,“如果上帝只是把一群猪圈养起来,却永远不屠宰他们,被圈养也可以是一件幸福的事吗?”


樱井翔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一时间,两人只是静静看着窗外。


窗外下着大雪,静默而美丽,但是这样的美丽却是要人性命的,一旦到室外,那极端的气温会让人冻僵。二宫知道这一点,所以即使在开着充足暖气的房间内,他还是觉得冷。他不自觉地裹紧了身上的外套。


鹅毛大雪静静地覆盖了城市。又是一年圣诞夜。


Fin


评论(10)

热度(148)

  1. 脸滚键盘心理变态者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糯米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