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变态者

磁石愚人节主题合集文本《来场恶作剧》本宣

支持☺️

Akira:

本宣来啦!!想要的大家做一下印调啦w


一直在等大鱼:



朋友们大家好,相信熟悉大鱼的朋友应该已经发现大鱼已经很久没有干活了,那全是因为在拖这一本的稿子【为什么我能够光明正大说出来也是尊敬自己】,这本本子是由于我个人的任性有的雏形,参本的姑娘都是在陪我玩耍,所以……这本本子真的真的,开页有惊喜,入本需谨慎,如果大家阅本后有任何不适心理比如说愤怒、抓狂,请来打我一个人,别的姑娘们都是好孩子!!【顶枪口pose】来吧!向我开炮!【等


希望有姑娘喜欢,并且能在愚人节前后收到就好了,先提前祝大家愚人节快乐吧wwww








主催:一直在等大鱼  @Akira 


写手:一直在等大鱼 Akira  @猫都  @飘沐  @氵墨彡色 


封面:Akira


插图:猫都


排版:不二


字数:三万以上


定价:20元(暂定)


印调:http://vote.weibo.com/poll/137180212


试阅:


说谎    飘沐


情书    猫都


小恶魔   Akira


如果和樱井翔一起生活   氵墨彡色


一开始房东说要让樱井翔搬进来跟我一起住的时候,我是拒绝的。


终于妥协的决定性因素当然是我超乎常人的善解人意。


不过还有一个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的原因就是,我,是一个鬼魂。


换言之就是房东太太她,并不能get到我强烈的、剧烈的、狂风暴雨一般的拒绝和抗议。


而那时的樱井·超怕鬼·却·能见鬼·翔君,暂时性地晕厥在了沙发上,并没有来得及转达我的意见。


出我意料的是即便如此他最终还是签约租下了这间一室一厅一厨一卫价格适宜采光良好设备俱全,唯一美中不足就是不得不与一只鬼魂同居的房子。


顺带一提,这位樱井先生,已经成为了我的男朋友。


一个怕鬼的男人如此轻易地接受了需要与鬼魂同居的设定、还在不久之后笨拙地告白要求交往,一开始我也是万分不解而震惊的。


询问过后,答案倒是意外的简单:因为我好看。


啊,轻浮的、肤浅的人类。


虽然被告白就轻易答应下来的我最初也是觉得翔君他长得实在是好看。


真的,不骗你,我的翔酱他长得非常非常好看。




虽然翔酱他做饭会把葱当成韭菜,即使是做速食也常常控制不好火候和时间,调料的分量控制和用途掌握都奇迹般地差劲;


而且凡是非全自动和机械化的家务都极为下手;


以及笑点极低,每次电视上出现搞笑段子,他魔性的笑声都会夸张到不把天花板掀翻不罢休……


不过因为他长得帅嘛,所以这些缺点我都可以接受,总之我是不会承认这些与他工作时形成反差的不器用也是我的萌点的。


很奇怪吧,身为鬼魂的我却喜欢一个人到这种地步。


(后面的暂时被大鱼吃掉不给你们看)




尾巴  一直在等大鱼


樱井翔毫无疑问是个疼爱妹妹的好哥哥。


——这就是樱井翔在难得的休息日里并不是在家里喝着茶看着报悠闲度日,而站在跟他完全格格不入的宅男腐女圣地漫展里不停被人踩脚的原因。


人挤人真的不是个友好的假日休闲活动。


樱井翔在不知道说了同时也被说了几百遍“对不起”以后,才终于被挤进人流涌动得最激烈的地方抢购本子的妹妹在托付给他大包小包一大堆东西以后被允许休息一会儿。


樱井翔站在角落里活动活动自己被踩得生疼的脚趾,忍不住赞美着眼前这堪比传说中打折时期的主妇抢购盛宴的热烈场面,心里苦笑自己怎么就这么经不住妹妹的撒娇呢?难怪一听她提的是这件事,弟弟冒出来一句尿急就冲进了厕所,这分明是尿遁啊!看起来一定早就遭受过这种痛苦了。


樱井家三个孩子就一个女儿,稀有的当然也就显得更稀罕一点,从小家里人都疼她,樱井翔这个长子也不例外,可以说是全家里最疼她的一个了,毕竟爸爸妈妈疼宠的同时还得管教,他这个哥哥嘛,就负责宠她就是了。


也因此当他可爱的妹妹抓着他手臂向他撒娇说要去逛漫展可是东西好重拎不动的时候樱井翔当仁不让地表示自己愿意效劳。


他现在倒不是后悔答应帮妹妹提包的事,而是后悔刚开始没弄清状况的自己逞能还怕把妹妹弄丢了一样跟在她的后面在人群里跟别的路人伤害与被伤害,早知道他就直接跟妹妹约好在这里见就好了,她每次中场休息的时候把行李丢给他然后再跟着她的朋友们一起离开,这样明明挺好的。而且她去逛的那些摊贩……樱井翔混迹其中的时候总有种难言的尴尬。


毕竟他是个男人因此看习惯了男人的裸体这件事不代表他看见两个男人裸着抱在一起的图片的时候不想自插双目或者逃跑。


 


场馆的周围一圈因为没有摊贩也没有coser因此有不少人站或坐在这里休息,樱井把妹妹托付给他的行李箱放平然后坐在上面休息。


虽然这里人不多,跟场馆里的其他地方相比之下这里简直是人类的荒野,但是在观察之下樱井发现有一块相对来说特别热闹的区域,排起的队可以跟场馆内的任何一个热门摊位相媲美。


樱井猜测那应该是厕所吧。就在他坐的位置的旁边一点的地方,陆陆续续的有盛装打扮的coser们走出来。樱井就着地利顺便围观一下,一边心里钦佩,不管是穿得少到简直只是在身上裹了两块布的还是穿得厚到让他恍惚以为今天是12月的都不容易啊,今天天气不算暖和,场馆里没开空调,不过过多的人群造成的空气不流通的闷热绝对让人不好受,而场馆四周人群流量少的地方当然也挺冷的,他觉得他要是学他们那样不管哪边这么穿一整天回去一定就病倒了。


虽然心怀对这些coser健康的隐隐担忧,不过并不影响樱井围观的心情。樱井正在努力从面前经过的无数coser中寻找自己也认识的角色,嗯?现在正迎面走来的这个人的装扮有点眼熟啊?是不是在妹妹的房间里看见过呢?是什么来着?


当那个眼熟的角色从他面前掠过的时候,樱井突然看见了他背后毛茸茸大团大团的九条尾巴,他在因为终于收到提示想起来这个角色是狐仙而高兴的同时一不小心收到了毛茸茸的号召,下意识在尾巴从自己面前过去的一瞬间伸手抓住了一下……


刺啦!


“……咦?”


樱井跟那个coser同时茫然了一下,那个coser顿了一下,回过头,看看樱井手上十分之眼熟的毛茸茸的团子,然后僵硬地回过头看看自己空荡荡的屁股。


樱井实在是太震惊了,没想到自己一时手贱居然会如此准确地辣手摧尾巴,整个人都僵在那里了,连对不起都没想起来说。


那个coser沉默地弯起了自己的小猫嘴,看起来非常的可爱无害,但是樱井对天发誓他绝对没有漏看他脑袋上的青筋,只见他这么表面风平浪静内心波涛汹涌地问他身边打扮成傻乎乎大狗的朋友:“……是谁向我保证这次的尾巴粘得相当牢绝对不会掉的?”


大狗挠挠脑袋,嘴巴长成菱形,看看尾巴又看看狐狸的屁股,然后高兴得眼睛一亮,指着尾巴说:“你看你看!真的粘得很牢啊!所以你看不是尾巴掉下来了,是粘着尾巴的那块布一起被撕下来了!”松一口气松一口气,不是他的工作出了差错。


狐狸简直是被人往脑袋上锤了一榔头,半天才僵硬地往尾巴那看了一眼,确认尾巴末端的确粘着不算小的一块白色布料,他僵硬地伸手往屁股后面试着摸摸看,这里是外裤,再往旁边一点,一个大洞,再往里面摸……明显质感不同的这个布料莫非是……他的内裤吗……


“……笨蛋爱拔你究竟买的是什么布啊!这分明是纸吧!”完蛋了他已经连气都懒得生了。


“等等啊nino。”大狗好像发现了什么,摸着下巴探究地盯着狐狸的内裤看了一会儿,然后问他:“这条不是我的内裤吗?你穿错了吧?”


从前面的撕尾巴事件发生开始周围就有休息中的群众开始加入围观,听到这句发言,再看狐狸检查过后确信地说“这条不是你那条,你那条我好好收起来了,你以为我是你啊!你自己看名字!”的时候,顿时人群中响起了一阵剧烈的骚动,kyakya的尖叫声和兴奋的低语声同时传来,两个coser僵硬了一下,回顾了一下自己不谨慎的发言确认了一下声音的来源全部来自女性以后脸色和谐地青了。


樱井一直尴尬地坐在原地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毕竟要说的话他才是这件事的肇事者,但是好像没有人关注他的样子……那么他什么时候才能把他手上经过验证确定手感不错的尾巴还给他们呢?而且说实话虽然这个时候说这个有点不谨慎,但是他有点想笑,快憋不住了。


还好他没有被彻底地遗忘,当两个coser一个捂住自己的屁股拽着另一个去跟妹子们解释但是没有一个人相信之后,狐狸终于用自己混乱的大脑想起了这位某种意义上的万恶之源,阴森地转过头来对他说嗨。


狐狸长着张非常精细的娃娃脸,嘴巴是波浪形的猫嘴,因为cos狐狸的关系脑袋上顶着银白色有一双毛茸茸耳朵的假发,说实话就算阴森着脸也一点都不吓人,反而有点可爱,不过樱井作为被抓住的现行犯还是非常诚恳地表现出了真诚的愧疚感,并没有因为狐狸的可爱和刚才他伙同他的小伙伴在他面前表演的喜剧笑出来。


“兄弟啊,你看我们有话就直说了怎么样?”


樱井诚恳地点点头。


“你打算怎么对我损失的cos装、清白和清誉负责?”


樱井觉得这个时候他应该去掏钱包,但是他终于还是忍不住笑出来了,“对不起,抱歉抱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但是……”他下意识想回他大不了你嫁不出去我娶你……一定是被妹妹常看的那些少女漫画给腐蚀了大脑。


狐狸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自己可以理解这个人想说但没说出口的话,嘴角抽一下,上下打量了男人一眼,半天嘴角露出一个坏笑,虽然他现在依然保持着双手捂住屁股的别扭姿势但依然没有折损这个坏笑应有的邪恶程度。


“我想到要你怎么补偿我了……你四月一号有空吗?”


(我真不想把自己写的放出来,可惜没有成功赖掉…………)


 




评论

热度(57)

  1. 魚仔w涉水吟訣—魚 转载了此文字
  2. 心理变态者Akira 转载了此文字
    支持☺️
  3. 涉水吟訣—魚飘沐 转载了此文字
    買買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