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变态者

【朝外】十年(下)


朝田离开北洋之后,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两人又见过几次。


有时候是朝田又要做一个超难的手术,叫他去做帮手。他说外山是”最高的伙伴“,于是外山忍不住在手术前又多嘴了一句:”听说你受伤了,还好吗?如果你吃不消的话,我也可以顶替你主刀哦。“这简短的问句,放在外山的语境里,已经是”我很关心“的意思了。


朝田却依旧如平时那样淡淡的笑着,说了句“我没事的“就转身离开去做准备了。有时外山摸不准他们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是否真如朝田说的那样是”最高的伙伴“,伙伴之间会不善于表达对彼此的关心吗?或许仅仅是专业上的伙伴关系,因为朝田说过:”我们是专业的,不需要多余的语言。“


这样若即若离的距离感,却让外山觉得格外痴迷。他就像一只不受人们欢迎的猫咪,当对方硬要闯进他的安全距离内,他就如受到威胁一样拱起背,喉咙里发出恫吓的嘶叫;而当人们对他放置不管的时候,他就悄悄地凑上去,渴望对方能温柔地摸摸他的头,夸奖他也是一只很乖的猫咪。


或许是这只猫咪的饲主,也就是他的父亲,教会了他不要去相信人类。既然长期处于一种不被需要的地位,那么干脆就用粗暴的行为去赋予”不被需要“一种理由。因为如果拼命努力了还是得不到对方的喜欢,他可是会觉得很丢脸的哟。


常年的孤独在内心留下空洞,并且引发链式反应;被机构放逐的经历,让他有了一种被放逐者的自觉,即使日后得到了承认,他还是觉得自己某种程度上游走于体制之外,游走于三界之外。虽然猫咪的本性让他渴望着被需要,被患者需要,被伙伴需要,借此在这世界上换取一席立足之地。


朝田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孤独的,游走于三界之外的,但是他为什么就可以那么坚强,那么可靠,从不动摇呢。如果是这个男人的话,即使是不受欢迎的猫咪,也会努力去追随吧。


有时候是接到朝田从国外打来的电话,“我在杂志上得到你的队伍最新的成绩了,你做的很好,外山。“同样是从不冗余的话语,却可以让外山的心情好上一整天。不,甚至比一整天要久得多。



 

不过两人间的互动基本还是朝田主动。外山约过朝田只是那么一次,他得知朝田因为工作原因刚好在东京,本来是不报希望地拨通了电话,对方却接了起来并表示有空,会马上过来。


在北洋的天台上,朝田发现这个年轻的医生意外的有点醉,还拿着一罐啤酒一小口一小口地抿着。


刚想问是什么事的时候,外山却自己开口了:“呐,朝田,今天早些时候,有一个患者直接死在手术台上了,不是死在术后的并发症,而是就这么,直接死在我手下了。”


“我啊,送来的时候,就知道这名患者凶多吉少,心里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是等事实发生的时候,明知道我已经努力到了最后,还是不停地问自己真的是这样吗,是不是没有考虑到还能走一条新路,是不是这已经是自己的极限。“


”我曾经嘲笑松平医生荒废了三年,但是现在想想,他每天给患者送终,慢慢地变成了酒鬼。而现在只来了一个,我却已经要在今天晚上喝酒了。”


朝田说:“这就是每个外科医生都要经历的洗礼吧。“


外山抬起头,可是在昏暗的夜色中他看不清对方的表情。“我想我可能是这辈子都忘不了这个患者的名字了。呐,朝田,你失败过吗?”


“失败过。“


“记得他们的名字吗?“


“有些记得,但是有时在战区的时候,每天都送来那么多,不可能记住全部的。在这种境遇下,人的生命,对于个体是全部,对于整个环境,却已经被抽象化了。”


“不觉得沉重吗?虽然被告知了要努力到最后,但是在努力变成了无意义的情况下,人类不是神明,很难不去思前想后。无论是行医,还是人生,就这么踟蹰着,懊悔着,不甘着,一步步在深深的泥沼,拖着淋漓的水迹,挣扎着前行,很难不让人觉得痛苦啊。“


“外山,“朝田想了想,搭上了年轻医生的肩膀,“曾经有个朋友对我说过,我只选择眼前的患者,而她选择在十年后救更多的人。曾经我也怀疑过,但是这么多年生死去来,我终于能肯定一些东西:人类不是神明,人类的这些行为在神明眼中甚至毫无意义,但是我们却已经站在了这样一个社会,可以螳臂当车地去和神明争取一些东西了。”


“在无意义中,产生了让神明也否定不了的意义。“



 

外山结束了回忆,把照片收进了抽屉。他笑笑对松平医生说:“如果真那么怀念的话,下次我们手术的队伍,也可以叫医龙队哟。“


“哈哈哈,其实这么多年做的和医龙队没区别,不都是在问心无愧地救死扶伤着吗,名字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不过真叫这个的话也许就从百分之百变成了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干劲了呢,干脆把荒濑和伊集院也从明真叫过来吧。“


外山从办公室出来径直上了天台,这是他为数不多和朝田经常交心的地方,即使朝田离开了北洋之后,他午休的时候也经常来。当然,朝田已经在一年前,因为在战区做志愿者,遭遇意外逝世了。


得知死讯的时候,外山没有哭泣,为什么没有哭泣呢,因为没有悔恨。这个男人走了,但是他所建立的东西留存下来,他的生命并不是化为虚无。


当然如果硬要说的话,也许也有那么一点点悔恨,就是他从来没有和朝田说过他对朝田抱有的那种情感。是信赖呢,是憧憬呢,是想去依靠呢,是想要让自己变得特别呢,估计都有那么一点吧。


他应该在这里对那个家伙说一说的,然后那个家伙也会流露出不那么专业的,带有人情味的一面吧。不过他也有可能什么都不会表示,只是一边听着自己叙述,一边静静地微笑着。他向来就不爱说话。


天台上起了风。微风和煦,拉动着医生的衣角,却足以在这十年间,将一个锋利的青年,打磨得温润如玉。


他抬起头对着天空轻轻地说:“大概我喜欢你哟,各种意义上的喜欢。”

 

Fin

PS:第一次把握这种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情感,好难。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