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变态者

将一个文明斩尽杀绝,就是对这个文明的最高评价。

大刘真的妙语频出。

还有关于破壁和面壁的构想……

想起中学时代有时候会和师父一起在晚上坐起来面壁。

再想想公众号的某些被别人推崇的句子“其实没有人喜欢孤独”,“忍受孤独是为了等待更好的人”……这种种。

不过事实是无论是有没有朋友,有没有恋人,孤独始终存在。

这是人类一生都无法逃离的怪圈,但是大刘也将这视为了人类最宝贵的财富。

思维的不透明性。在与一切的一切相知相连的同时,又作为孤岛。

就像物质的最小结构是基本粒子,人类也是社会结构里的基本粒子。

基本粒子对整个宏大的建筑并非没有作用,只是从宏观角度可以忽略不计。

结果到头来,究极一生,孤独几乎是个体的某种唯一可以确定的东西。

但是我仍然对面壁者的生存方式感到震撼……stand alone complex. 还是这个老命题。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