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变态者

想起了我之前读《列克星敦的幽灵》的时候,林少华曾经给写了一篇序,大意就是说这本书的母题是“无可救药的孤独“。


孤独么,每个人与生俱来,也时常会感怀,但到底怎样才算是”无可救药“的程度,大家自由心证。


会想起多年前读的这本书,是因为最近遭遇到了一个人,正是有着无可救药的孤独的那种人。


”你会不会觉得我的话有点多?抱歉啊,因为我太孤独了,所以每次回复你才回复的那么长。“


我又想起了一年前因为某种难言的情绪与之绝交的好友,曾经在很久之后发给我一段话,里面就有这么一句:“我无非也就是一个有那么点躁郁的,颓废的人。”


我想起我多年前很喜欢村上在《海边的卡夫卡》所写的,“世界是隐喻”。后来才知道是引用《浮士德》里面的句子。不过也觉得难怪,因为这句话里很有德式哲学的风格。


在多年后这个世界,也不像曾经懵懂的我眼里那么难懂了。


它正在揭开它神秘的面纱,而我已经不想去看。


在这出宏大的剧本前,我,还是我们,都是无关紧要的。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