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变态者

【Y2】天使之城

我把我跟你开的双杀手脑洞写出来了!Say!爱!我! @塩 



 



目前无法使用语音信箱。


最近听过的留言:1条。2014年12月31日。


二宫看着一成不变的提示怔了怔,再次关闭了手机。

 


思绪飘回五年前。他第一次遇见那个叫做樱井翔的男人的时候。是在东京一间昏暗的酒吧。


二宫梳着风骚的牛郎头,原本清冷的茶瞳因为眼角加长的眼线变得诱惑。身边的大叔在他的再三劝酒下已经醺醺然,开始nino、nino那样亲昵地叫他,原本好好放在膝盖上的手也开始不老实,装作无意地搭上二宫的肩,又沿着诱人的线条一路向下,滑到腰际。


二宫在扑鼻而来的烟酒味和大叔臭中却不以为意。在他眼中,这男人已经和一坨死掉的肉没什么两样。


见二宫毫无反抗,大叔提出更加不怀好意的请求:“nino酱,一会跟我去更好玩的地方吧?”后臀的口袋被塞进一张硬硬的卡片,那只大手还不忘了在娇小圆润的臀部上好好捏了一把。


二宫歪了歪头,装作一副正在苦恼的样子:“这位客人,我可是很愿意陪你出去哟,毕竟让客人快乐可是nino最大的快乐,可是现在nino还在工作呢,老板会不高兴的……”话还说完,就被大叔打断:“你就放心吧,我的话你老板是不敢说什么的。”


“那么,”二宫浅浅地喝了一口酒,猫唇特地在杯沿深深地抿了抿,不动声色的咬破了嘴里的胶囊。大叔盯着诱人的二宫眼睛发直,丝毫没有察觉,任由二宫把酒杯塞回他手中,“既然客人都这么说了,容我先去洗手间准备一下。”二宫加重了“准备”的咬字,让这句话格外暧昧,留下清爽的香气飘然离去。大叔忙着答应,一边故意挑着方才二宫下嘴的地方饮干了残酒。


死了。在余光瞥到男人吞咽动作那一秒,二宫这样想到。


来到洗手间的二宫一秒也不敢松懈地服下早就准备好的解药,翻出窗户轻巧地攀着救生梯来到顶层天台。再过几分钟,那政客一半的保镖会手忙脚乱地送他去急救,另一半则会手忙脚乱地寻找二宫的身影。而洗手间尽头隔间里早已昏死过去的真头牌也会被发现。


但是不打紧,因为二宫早已乘坐同伙接应的直升机离开这里了。


原本是这么打算的。



 

但是天台有个怪人。在零下十几度的冬夜里,一动不动地对着一架修长的望远镜看着什么。云层很厚,灯光晦暗,二宫并不关心男人为何看得如此认真。但是二宫有些焦躁,因为他不想男人目睹他乘坐直升机离开。


一焦躁就踩出了一声几不可闻的声响。几乎是在一瞬间,两人同时举起了枪对着对方。


二宫举起的是随身携带的装有消音器的银色手枪, 而男人双手端着的是一支伪装成望远镜的改装步枪。镜筒中一共藏有两支枪管,一支为长距离狙击枪,男人准备使用的是另一支近中型步枪。


时间仿佛静止了。二宫不曾想到一场预想中尚有余裕的暗杀会演变成如此尴尬的境地。本来对近身射击很有自信的他,不知为何感到一丝胆怯,不,岂止是一丝胆怯,他感到在酷寒的夜里他的后背已经浸透了冷汗。


男人在冬日的空气中一动不动,仿佛真正的钢铁,甚至连眼珠子连一眨不眨。他端着步枪的姿势无比标准而坚定,胳膊上的肌肉鼓起蓄势待发。


二宫想象着两颗子弹近乎同时从枪膛射出:手枪子弹与13毫米的高速步枪子弹在空中裹挟着气流擦肩而过,双双微妙地偏离弹道,自己的子弹射穿了男人的左肩,而那高速旋转的步枪子弹在错过自己的眉心后依然凶狠钻入左眼,在自己的颅内掀起惊涛骇浪,脑在空中炸裂仿佛冬日初雪。


不管设想多少次,自己都会死。二宫从不敢打出那运命的一枪到变得跃跃欲试,只想快点了结掉这一切,不再面对死神那阴森的窥视。在就要扣下扳机的一霎那,同伙的喊声拯救了他。


“喂,那个谁,快放下枪,你已经被包围了!“ 相叶雅纪站在舱门口,端着一把与男人差不多的步枪,中气十足地喊道。


顿时战场的情形改变了, 二对一,有时候命运就是那么幽默。男人仿佛被这种冷幽默逗笑了,他无声地露出一个笑容,再次做出了一个让二宫惊呆的动作:他飞快地放下步枪,飞跨过栏杆从几十层的高楼一跃而下!


二宫冲到栏杆面前,只看到底下一片车水马龙,哪里还有那男人的影子?混蛋,他不死心地想用手枪向男人消失的地方补几枪,相叶出声阻止了他:“够了nino!先上来再说!那帮子保镖快要追过来了!”


不是快要,是已经。二宫狼狈不堪地窜上相叶放下来的软梯,保镖们用密集的扫射欢送着他的远去。



 

二宫刚从浴室出来就打开了旅馆的电视机,连湿透的头发都不想擦,放任滴下来的水珠打湿了背心和一小片床单。满屏的突发新闻却都是报道某议员在饭局中心脏病突发的消息,至于二宫想看到的“持枪男子坠亡”的消息根本连半点都没被提到。


“对方是那议员的人?天台望风的?”相叶也过来大喇喇地在二宫身边坐下。“哼,如果对方真是那大叔的人,我还未必近得了大叔的身。”“别想了,从几十层跳下去肯定死了,没报道是因为媒体管制吧。毕竟议员在牛郎店乐不思蜀,现场还发生不同势力的火拼什么的,如实报道得是大丑闻啊。”


“我怎么觉得他露出那么欠扁的笑容不像是去死的样子呢。”二宫阴恻恻地答道,“第一次有能连累我二十五万的鞋子被那帮蠢保镖打了一个洞的男人,就这么轻易地死了你说多可惜呀。”


相叶听得背后凉凉的。



 

那男人果然没死。半个月后二宫收到的包裹证明了这一点。原来对方是圈内号称有着“神之视线”的杀手,圈内的人都叫他Sho,二宫后来叫他翔桑,因为没有人知道他的姓氏。包裹内是一封描述任务与寻求合作的信函,还有一部用来联络的手机。手机不能打电话,不能发出短信,却时不时在语音信箱留下信息。


信函最后的报价着实诱人,当然任务的难度也与报价成正比。所幸抛开当初的不快,二宫算是相当具有职业精神的人,他们一个远距离射杀一个近身诱杀配合得天衣无缝。后来又陆续合作了好几次。


二宫觉得他可能是圈子里见过这位“传说”最多的人,他问过翔桑为什么要做狙击手。“不觉得狙击手的命运一开始就被决定好了吗?狙击一旦成功,不是逃离此处,就是被对方的手下击杀。没有人知道他潜伏在哪儿,没有人知道攻击从何处开始,就像一匹孤狼一样。不会有投降等第三种选项,如果是像你这样的,黑帮大佬说不定会看在你‘姿色’的份上把你当小猫来养呢。”


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男人原来没有温度的眼睛染上了笑意。


彼时的二宫还未来得及换下任务时精心打扮的女装,他气急败坏地摘下假发扔到对方怀里,真的像是一只炸了毛的小猫。



 

在二宫喜滋滋地看着瑞士的保密账户又多了多少钱的时候,相叶终于小心翼翼地开口了:“nino,要不我们不干了吧?”


“为什么这样想,现在可正是我职业的新巅峰呀。我们还没老呢。“


“我听说和你合作的人,背后可是有庞大组织的。像这样为组织卖命的人,都是为了某种目的或者背负,和我们这种为了钱小打小闹的雇佣兵可不一样。而且你不觉得最近几次任务实在是太危险了吗?“


“在杀手的世界里,只承认绝对的强弱而已。我信任那个男人,是因为他是我见过的最强大的存在。我从未见过那样的存在,就像童年在圣经绘图里见到的加百列大天使一样,强壮,坚定,没有什么可以摧毁。”


“nino……你觉得像这种双手沾满鲜血的人,也可以和神圣的天使相提并论吗?”相叶此时真心觉得自己的同伙脑袋坏了。


“大概……就连杀手也需要杀手的神明吧。”



 

再后来二宫终于知道了男人的姓氏。那是在两人决定分头执行一次异常危险的任务前,二宫提出要互相分享一个别人都不知道的秘密。男人想了想,把自己的姓氏告诉了二宫。


“有点意外呢。“二宫说。


“你想到了什么?“


“想到了樱花,但是这种早早凋谢的脆弱而美丽的生物不太符合你。所以为什么要抛弃自己的姓氏?“


“这又是第二个秘密了哟。“男人笑着说。”但是我给你一个忠告,二宫桑。不要迷恋力量,因为看似最强大的也可能是最脆弱的,就像你看不起的樱花一样。“


“扫兴。“二宫吐了吐舌头。


“该你了,你的秘密呢?“


二宫遽然站起身,用对待自己猎物的方式伏在对方耳畔暧昧地吐着气,一字一顿地是说:“别看我这样,我可还是纯情的处子之身哟,樱井桑。“


二宫满意地发现故作淡定的男人的耳际,被自己的唇方才擦到的地方涌现了一抹淡淡的血色。他潇洒地走开,好似报了当初的一箭之仇一样,啧,舒心多了。

 



事实证明相叶的担心并不是多余,当两人同时被两路人马堵到天台的时候,樱井又向二宫再现了初见时那番表演。被逼到如此地步倒不是因为樱井不够强大,而是因为他背后的组织与暗杀对象又谈拢了,樱井自然成了那个组织的“叛徒“与背锅的对象。


“你坚持一下,我刚接到你同伴的暗号,他快来接应你了。“樱井顿了一下,接着说:”我先冲出去,吸引对方的火力,你瞅准机会到背墙的梯子那。“


没给二宫拒绝的机会,他冲到了所有人的视野中,一个漂亮的飞跃,再次从几十层的高楼上飞身而下。




 

那之后二宫和相叶东躲西藏了好一阵子,但也并没有遇到樱井所属组织的清算。或许你真的只是杂鱼吧,在那种庞大而又坚不可摧的机制面前,对方甚至懒得把你压作齑粉。二宫对自己说。


距离樱井上一次发来消息,已经过去了一年。6个月前,二宫与相叶确认安全后决定分开行动。距离自己上一次见到相叶,也已经过去半年了。


“nino!“再次听到那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二宫没想到相遇的场景却是这样的。两人只是坐在居酒屋,如周围所有普通的上班族一样,放松地喝酒聊天而已。


相叶给二宫看了自己新婚的漂亮妻子的相片,新购置的别墅的相片,养了半年的金毛犬的相片。从钱夹里翻找相片的修长手指上,那戒指的反光刺痛了二宫的眼睛。不过也是,相叶就是那么表里不一的家伙,初次见面时他怎么也想不到那个一脸憨厚的人会干着杀人越货的买卖,如今他也出乎意料地在金盆洗手后就闪婚了,过着无可挑剔的中产阶级的生活。


两人间的互动一直是相叶在说话,二宫时不时地附和几句,但是心照不宣地,两人都没有提起过去那段疯狂的岁月,以及那个神秘的狙击手。


媒体也没报道过有男子坠亡的消息。


相叶慢吞吞搅着酒杯里的冰块:“ nino啊,我最近开始陪妻子看那种文艺爱情片了,其实也挺好玩的。上阵子看了一部《天使之城》的片子。那部片子里,浑身黑衣的天使每晚都在高楼孤独地眺望人间。有个老天使告诉他,从高楼跳下去,天使是不会死的,会变成凡人。后来天使爱上了一名女子,从高楼上跳了下去成了凡人。你说假如那个天使再跳一次的话呢。”


二宫久久没有说话。



 

出了居酒屋,二宫觉得头晕晕的。与老友见面还是一不小心就喝多了。喝多了的他从怀里摸出手机,划开锁屏查看着。


目前无法使用语音信箱。


目前无法使用语音信箱。


……

大概是手滑吧,大概是喝多了。二宫把手机掉到他租屋处门口的河里了。不过他才不在乎,他现在有钱买好多好多的手机。


二宫把他的圣经沉到河里了。


 

FIN


评论(25)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