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变态者

【朝外】十年(上)


外山诚二的书桌上,有一张合照,是很久以前那个叫做朝田龙太郎的男人来到北洋病院,组建的医龙队成员们的合照。外山本身不是爱保存回忆的人,然而那个人以及医龙队的存在,或多或少也算改变了自己生命的轨迹。甚至当同事松平先生看到他又在凝视照片的时候,也会笑着说:”真怀念呐,要是医龙队能再组建一次就好了。“


外山嘴里含糊地答应了一声,却把目光生硬地从照片上转开了,投向窗外。



 

事情得从很久以前说起,外山大概会以这样一句问句开头:你相信英雄的存在吗?


英雄在某种程度上是特立独行的吧。自顾自地想要拯救北洋这个在自己看来已经荒废的医院,自顾自地做成功了超难的手术,并激起了自己要与其一较高下的欲望。结果在五代桑的手术时,自己看到朝田受伤的右手时内心的动摇,才让自己意识到,在表层的厌恶下,自己居然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那个男人的医术和人品所折服,甚至去信任和依赖他。


右手的伤并没有影响朝田的沉稳,他开始指挥着ME维持人工循环系统,叮嘱护士给自己打光,慢慢自己的心情,也从尽考虑自己的事,变成了一定要去拯救眼前的患者的坚决。算是被讨厌的人拯救了,心情多少有些微妙,只是简单地要提出要加入他的队伍,并未没有说什么感激的话。


自己在朝田心中到底是怎么一个形象呢?一味磨练技术、争强好胜的怪胎?还是不知好歹、不知感激的人?但是在此时,朝田也只是微笑了,点点头答应了自己的要求。因为他是职业的吧,不会让个人的喜恶影响自己的情绪,无论是怎样怪异的人,都可以作为伙伴,只要从当前患者的利益去考虑。


最终,相处的短短几个月,仍然是没有了解他太多。



 

在北洋的事件结束后,朝田飞回了美国。自己与野村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恰好看见他拖着行李箱往外走。野村惊奇地问“您这就要离开了吗,为什么没有人送“,朝田也只是说”我没有叫伊集院他们送我,毕竟外科医生可是很忙的”。大概英雄本来就是我行我素的吧,有着自己坚持的信念,却对身边的人意外有些凉薄。外山也曾感知到伊集院、荒濑这些朝田之前就跟随他的同事,彼此有着更深的羁绊,到头也不过是个无需郑重道别的关系。


而自己,甚至是连他的出行,都未曾被通知过的一个。这也就是这个家伙令人讨厌的地方吧。但是孩子气的自己,却意外地想要在这点上较劲。想到这里,外山低头露出了一个略微苦涩的微笑。



 

不过即使是朝田,只要是人类,就总会有意外。伊集院,他刚才的确提到了这个人的名字。事实上,从朝田嘴上听到这个名字的概率,比听到其他名字加起来的概率都多。伊集院是个外表可爱乖巧的研修医,他自然在医院中听过对方的传言。努力的普通人,没有令人瞩目的天赋,却一直得到朝田的青眼,得以跟随在对方的身边。


大神和他紧密的小跟班,或许是不屑这样的组合,那时尚未完全退却锋芒的他,毫无礼貌地拒绝了伊集院请他喝的咖啡。那之后伊集院虽然没有再主动邀请过,却在自己挑衅地一次次拿走他的饮料时毫无怨言。记得有一次,自己明明是拿了对方的咖啡,却还抱怨这咖啡口味太苦。伊集院虽然没有说什么,以后却都改买甜度适中的咖啡了。


就是这样一个温柔的、在背后默默支持着别人的人。从某一天起,外山突然意识到对方和自己一样,对朝田怀有着某种心情。那种憧憬的心情,想要与之比肩的心情。或许正因为普通人都需要一个效仿与努力的对象,英雄才之所以为英雄,默默在前方开辟着道路。


那时,自己和朝田正分别从医院不同的通道出来,看见了坐在花坛上沮丧的伊集院,以及正在安慰他的松平医生。大概是因为技术一直得不到提升,到了瓶颈期。外山看到了朝田略微担忧地停下了脚步,似乎想要听清花坛边的两人在说些什么。


这是他第一次看见步履匆匆,总是在各个科室来回穿梭的朝田,在半途中停下了脚步。


然而那三人都没有注意到站在这边阴影里的他。外山想了想,转身从另一边通道绕路离开了。


 

第二天到了下班的时候,外山果不其然又在花坛边看到了那个默默练习的小小身影。他走到对方身边坐下,放下手里沉重的袋子。


“外山医生你为什么来这儿?“受惊的研修医可爱得有点像某种小动物。让外山不禁微笑起来。


“指导你。“


“诶?“


无视对方惊讶的表情,外山打开了手里的袋子,是一盒盒新鲜的猪心。“别看我这样,当年可是新手赛的第一名呢,而且优势明显。“

 

连外山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被朝田龙太郎搞得有点不太像平时的自己了。

 

TBC


评论(4)

热度(17)